一起走过的日子 一段虐恋历程回顾

[复制链接]
丝袜高跟鞋 显示全部楼层 |浏览次数:166207 发表于 2018-8-18 02:16
  第一次见你,是8月初的一个傍晚。认识你不过3天,你打来电话,约我到小河边去溜达。有几年没去过了,还真想去。于是坐上了你的车,伴着英俊的你。

  你说你的心情不大好,你说今天不会调教,只是聊聊。车子到了小河边,恰好河边道路整修封了路,你便停车在小花园里。手儿牵着手儿,我们从岸上下到溪流边。站立在一起,我才发现自己是怎样的娇小,尤其是在高高的你面前。

  你靠坐在石岸上,把我紧楼在了怀里。就像你怀里的一只猫儿,我因为意外的温存而受宠若惊,我竟是忘记了去迎合你,而是颤抖在你的怀抱里。“别怕,好久没人抱过你了吧?”你感受着我的颤抖,轻轻地问。是的,很久以来我都在渴望一个拥抱,但却怎样都没有想到,这个拥抱是来自你。

  夏日的夜晚,清清的小溪边,我陶醉在你的怀抱里,用双眸注视着你的双眼。你如此之高,如此之帅,又如此之温柔,这第一印象深深地吸引了我,给了我一种安全感,吸引我去占有你,不想让你从我身边溜过。臣服,就出现在这一刻。

  你抱我的双手稍稍用力,我便蹲下了身去。借着月色,路人对我们的存在似乎并不介意。看着高高在上的你,我沉醉在SM的感觉里。身着裙装的我,没有多少保护自己的能力,你那么轻易地伸进手去,伴着我的叫声,大腿内侧传来一阵阵的疼,乳尖也夹在你的指缝里。而看看你,脸上依然那么笑嘻嘻。终于,你要我跪下在你的面前,在淡淡的夜色里。“叫主人!”你说。“这样不好吧?”我有些迟疑。

  看着你鼓励的目光,受着内心渴望的驱使,我终于喊出了第一声主人,对你。也是迄今唯一喊过的一声吧?

  游人走近,你拉我起身,也沿着河边散步了一会,转身你带我回到了车里。

  座位,被你放的很低很低,我就那样惬意地躺了下去。你说过不会调教,于是我那么地放心,只以为你想这么休息聊天而已。“脱了衣服吧。”你说。我吃惊,在这里?听话,你继续鼓励。我战战兢兢地脱了上面的衣服,却又不安地搭在了身上。“裙子也脱了。”四处环视了一下,似乎这个位置真的好隐蔽,于是遵从了你的吩咐,只留下了T裤在身上。这样的环境,这样的装扮,你偏又坏坏地放下了车窗。那一瞬,恐惧带给我全身的颤抖,我抱紧了衣服,蜷缩成一团。

  你关上了车窗,我多少找到一些安全感,躺在放倒的座位里,紧张的身体多少松弛了些。却又要面对身边的你的虐。你的双手,在我的身上敏感部位肆意抚弄,力度时大时小,头发被你扯乱了,我全然没有制止你,却沉醉在这虐情里。我兴奋中没有忘记抱怨你,“说了不调教还调教!”你笑,“调教的话会让你呆得这么舒服么?”

  几乎从来没有给人KJ过,你却开始训练我深候。一次又一次,你是那么地耐心。终于,深了,更深了,不能呼吸了……第一次知道喉咙填满时竟是影响了呼吸……

  在车里呆了多久了?还真不知道。终于,你允许我穿回了衣服,终于,你说我们回去吧。你倒车之际,我转身意外地看到了车后不远处坐了几个人在聊天,我惊讶,我如此之投入,全然没有感觉到旁人的存在。你笑,因为了我的惊讶,你显得很开心。

  一路谈笑着,你送我回来,虽然只是几个小时过去,你我似乎已经很熟悉。心情好些了么?我问你。好多了,你答。我用心感受着你,缘分据说是前世修成的,很开心遇到了你。

  第二天,我短信给你,“今天心情好不?昨天被你的帅惊呆了,不由自主就捞了个主人嘿嘿,很开心~对我还满意不?”“非常满意”。你回复。

  (二)

  接下来的日子里,你偶尔会给我打个电话,也曾经有一次通过电话对我进行了调教。我是个M,听着你生气的声音,我屈服了,按照你的吩咐去做,但我并不擅长语言,只会陶醉在与你的激情里。

  工作比较忙,直到8月1中旬的一个下午,我出差回来后给你打了电话,告诉你我有点困,连着几天的压力让我没有时间好好休息。“那你好好睡会吧”,你说。从这话里我没听出其他的意思,便收拾了一下就出去了。没想到不久就接到你的电话,说你手边没事了,可以接我去你家里调教。我犹豫片刻答应了,因为我一直在渴望再次见到你,渴望体会一下你的调教。

  再次坐在你的车里,你没有了上次的温柔,但我依然嘻嘻哈哈并不怕你。你说想去买个鞭子,拧不过执着的你,但事先没有联系电话,我凭借着记忆带着你,到了印象中的房间却敲了后无人应声,只能悻悻而去,后来才知道原来多上了几层楼梯,一年前的记忆早已经有些模糊。

  你开着车,嘴却不肯闲着,命令一个接一个。在你吩咐和闪来的耳光下,我不得不掀起裙子,褪下内裤,跳蛋肆虐在私处里。时而,你要我分开双腿,狠狠地掐着我的大腿内侧,柔嫩的肌肤上传来的痛让我忘记了是在车里,尽情地嚎叫。红灯时,你会停下来,用跳蛋的抽插来让我感受刺激。环视着周围的车辆,我挺直了身体。你要我说一些放荡的言语,我最终没有说出。城市的交通从来就是那么堵,到你家里的时间让我感觉那么地长,从来没有这么长时间的尝试跳蛋,感觉身体已经被抽空。

  要下车了,你说跳蛋不许取出来。“不取出怎么走路?”私处的泛滥早无法阻止跳蛋的下滑,总不能在走路时出丑。

  来到你家里,你一路的虐让我一直沉浸于自己的角色。帮你脱了鞋子、袜子,自己也换上你要我买的黑绒面的鞋子。

  回忆起来到里屋时你要我做出的各种羞耻的姿势,回忆起你给我上了乳夹,戴了口塞,回忆起你用皮带套住了我的脖子,回忆你要我躺在地板上,腿抬高、伸直、再伸直。

  门铃响了,我害怕地缩成一团。你出去了,里屋的门依然半开。我尽量将身体躲在外面看不到的视线里,却依然在担心恐惧,直到听到你付钱的声音,意识到只是你叫的外卖才放心下来。

  你端了饭菜进来放在一边,开始一圈一圈地捆绑我。红色的尼龙绳接触身体的感觉并不舒服,但红白相间的身体也一样处在兴奋里,更何况你又用跳蛋来刺激。

  从喘息中平静了些,你取了一个盘子,将鱼香肉丝和米饭拌了,放在地板上我的面前。双手反捆的我虽然一直在摇头说不饿不想吃,可还是依照吩咐低头爬在地上去吃盘子里的食物。我吃的很慢很慢,这是怎样的感觉啊,我描述不出。如此地爬在你面前吃东西,羞辱里夹杂着一种幸福,如果让我选择,我也许会渴望日常的生活天天如此,渴望就如此生活在你的掌控里。终于吃完了盘中的饭菜,你却又添了一些进来。我也适应了这样的吃法,何况还是我喜欢吃的。舔干净了盘里的最后一粒米饭,你倒进来一些水。我真的变成了你脚边的一只狗狗,直接用嘴去吸了……

  回忆起被你带到洗手间,你放了一些温水给我灌肠。完毕,你将我身上的绳子拴在了管道上,一阵急促的抽打后离去。绳子的限制让我没有多少的活动空间,脚上的高跟鞋也不舒服。

  记得灌了两次?从卫生间来到卧室,你利用我排出的欲望来控制我,要我说出我在车上不肯说的一些字眼,我那么说你真的会更开心么?可是,我心底却怎么也难以把自己和那些字眼相联系。

  那些天我实在太累,被你折腾了很久很久。终于我坐在了马桶上,感觉自己要昏迷。

  来到你身边,和你一起躺在床上,“想做么?”你问我。“随你。”我答。SM里是否有性我并不在意,但你还是希望听我的意见,我看着你点了点头。激情是无尽头的,在SM里有人认为它是目的,有人认为性无所谓。我是随心随性的,只要安全,我都想尝试。我想给你留下一个印象,我喜欢和你做爱,就像喜欢和你玩SM。

  (三)

  认识你以来,我一直沉浸在幸福里。我开始以为,你就是我冥冥之中所渴望与等待的人。然而,没有希望就没有失望,同样,希望越大,失落也就越大。

  第二天中午,我一个人在家,想和你说两句话。打了电话过去,没有人接听。此时我并没多想什么,你可能在工作没看电话不是么。巧就巧在我下午偏偏在聊天室看到了你,我特意用自己的注册ID过去与你说话,因为,我想让你了解我的注册ID,因为我想把自己交付给你。

  自然,你开始并不知道是我,我们原来认识时我只是随意用的一个非注册名字。我本以为,作为一个披着大马甲的我,以那么热情和崇拜者的角色突然出现在你面前,你会联想到是我,但失望的是我给你很多提示你最终还是不知道,我只能告诉你我的Q号称呼,然而,你听到了这几个字后,马上说,我的车修好了,我走了。

  如果换个人该怎样去想我不知道,我心痛了。想想找不出自己做错了什么,你没接我的电话,我只以为你忙,以为你不方便接听,却没想到你能上网玩却不能给我打电话,我当时只有几句话想告诉你而已,根本耽误不了你的时间。然而,你和我贫了那么久,当知道是我时转身下线离开了。眼泪,不由自主地下流。为什么?为什么??昨天那么开心地在一起,今天就变的这么陌生?终于,我忍住了泪水不再下淌,发了个短信给你,“呵呵谢谢,我还以为你会珍惜我呢和你接触以来我是在一心对你,并且一直感谢上天把你给了我,原来一切都那么脆弱,谢谢让我明白这个道理”。心,灰了。

  离开了城市几天,而在外面时每每想起和你的交往就忍不住眼泪再次流下。我承认自己有点色,看到帅哥有些不舍,但没想到我如此快就品尝到了自己好色的结果。与你的相遇,没有留下什么痕迹么?聊天记录倒还真没有,但大腿根上的依然清晰的青紫却告诉我你真实地存在过。没想到自己会如此心痛地开始了回忆。

  擦擦眼泪,我又乐了。其实,我对谁都没有真正的投入感情吧,我在乱哭什么呢!

  我用了一周的时间去抚平自己的心,去接受这事实,我没有再去打扰你。我对你用情了,这和你无关,是我自作自受,我不应该奢求你会成为我的SM情人,你只是你,我也只是我。

  一周后的一个下午,我进去聊天室,发现你挂着。愉快地和你打招呼没反应,于是留了几句话给你,告诉你我已经想通了,和你是不是朋友也无所谓了,谢谢你曾经给我的开心。是的,经过几天的折腾,我终于没有了眼泪,我的帅S梦到头了,还是安于现状吧,我真的想通了,不再想折磨自己也折磨你,一切随意。

  晚上8点多,我正在亲戚家,接到你的电话,问我在哪里?并要我回家后给你打电话。从亲戚家出来已经快11点了,打给你,你说看到了我下午的留言,说那天在聊天室懒得理我,今天还更事儿事儿的了。我说都过去了,我刚平静下来你又说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没有就没有吧,世界大概就是如此,已平静的我也再次接受了这个事实,但心底深处不会再对你用情了。

  (四)

  9月9日晚上十点多,家里电话响了。接了后一时反应不过来是谁的声音,那么低沉与压抑,“你今天做什么去了?”从这句话我才意识到是你。我下午一直在家的啊,我告诉你。你不信,这我才知道下午家里电话曾经响过,只以为是同事电话,谁能猜到会是你呢!

  “你怎么现在可以打电话?”我问你。

  “我在小屋里。很想干你。今天做什么去了?这几天有没有想我?”

  明显怕隔壁房间的家里人听到吧,你似乎在捂着电话说话。如果不是你有意疏远我,我也许真的会经常想你吧。但你在第一时间就拍了个砖头把我打晕,打断了我想你的念头,也断了我的任何希望,我想与不想你又怎样呢?可我还是回答想了,我还不想失去你。

  “是不是特别想我干你?我正在找别的女的,到时候一起干你们两个!行不行?”呵,找吧,关我什么事情,这么久以来一次都没有和我说话过,如果能找到像我一样安于现状的不那么容易吧。何况你找不找我又能干预什么,我还真无意去干涉的了。“你帮我找一个!”我?我去哪里找?不可能的了。“我找了别的女的,让她T你怎么样?”“不行。”“那让你T她呢?”“更不可能。”我回答的很干脆。“到时候连你**一起干,看你敢不听话!”你这话出来让我很是反感,这样的想法我也不允许!本来以为你是个可值得信赖的人的了,但交往以后越来越和最初的预感有着偏差,我对你的心理依赖也几乎不再存在了。信任是交往的基础,你把我对你的那份信任扫荡一空。

  (五)

  9月13日中午将近一点,我刚躺下,接到你的电话。说你要过来。我不是不懂情理的人,凭和你的交往与直觉还是找回了对你的信任,几天前的电话中的你毕竟处于一个S的姿态来说话的,如果我都不能理解你,谁还能理解你?所以再次接到你电话我很开心,如同什么都不曾发生过。

  你来了,约我一起去买鞭子。一路上嘻嘻哈哈乱侃,而回来的路上你开始塑造你的S地位,忘记了原因,反正挨了你的耳光。刚进到家里,你就命令我脱了裙子,推了我去卫生间,插了一下私处后取出。你要我含住你的宝贝,我意识到你的目的后开始抗拒。圣水于我,还真的不想接受。你要我转身过去,你的液体顺着我的身体浇了下来,身上湿了,地上湿了。这也就罢了,你依然不肯放过我,我被你强摁在地板上,去碰触那液体,你满意了?

  我脱了衣服冲洗了一下自己,又找了拖把擦过了地板,这才出来找你。

  你坐在沙发里,示意我为你换鞋子。而此时你免不了要我为你T脚。人家说一个好奴会把主人让自己舔脚作为一个赏赐,我没那么高的境界,但也乐于去做,只要你喜欢,只要你命令。

  你的脚趾移动到我的私处,就那样地进入。随着你的上下移动,羞耻中找到一种享受,我忍不住自己的叫声。你在我面前舞动着鞭子,我也感受到一种无形的恐惧。终于,你把我的头夹在你的双腿下,鞭子落在了身上,带着你的威力,我不知道,一个S挥动鞭子时是否有一种成就感,只知道,这样在我承受范围的鞭打于我是一种享受。

  记不得怎样被你捆的了,反正成为一个球。意识到你想把我吊起来,有些恐惧但由着你去做。挺瘦削的你还真有点蛮力,我真的被你拉到了空中!可是,空间的原因,墙壁和人贴的太近,捆绑的也似乎并不太适合吊起来,我的头后仰到了最大幅度,连呼吸都有些困难,呻吟更是奢望,找不到享受的感觉,只觉得好难受好难受。你看出了我的不适,放了我下来。解开了上身,脚腕上的绳子依然挂在天花板上,我整个人只能倒挂着,好在双手能够着地。

  这时的我好无助,你用跳蛋刺激我,我真的好想逃避,然而,我能往前的空间非常的有限,我叫着尽量往前移动自己的身体,以避免跳蛋的进入再进入,而脚上的绳子把我的身体扯的悬空着。

  沙发上的做爱你还记得么?当你要我喊你爸爸时我真的好意外、好意外。小河边的见面之后,似乎你没要我喊过你主人抑或其他的称谓,而这个称呼提出来,我迟疑片刻后听话地喊了出来,声音由迷糊到清晰,从小小的到自然,我的思维在不断地转动,我在想着一个爸爸的模样,虽然这和你没有多少关系。与你的激情也让我兴奋不已。

  现在距离这次游戏的时间已经一个多月,细节也早已忘记。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曾经和你在一起。

  (六)

  本以为一切都恢复了原来的感觉,谁知我对你还是远不够理解与宽容。

  我知道了你的另一个M的真实存在,知道了你想玩一对二的话不是玩笑是真的。这让我感觉不安全,包括对你的信任也打了折扣。

  再次与你相遇于聊天室。你忙于和别人聊天,我戏问,是否需要我帮你泡MM?你同意,于是我热心缠和进去。其实,我希望你能满足于我,其实,我并不想帮你。类似的事情再一次重演。我和你嬉皮笑脸的同时,也开始表明自己的态度。你是我唯一一个在聊天室认识并走入SM的S朋友,我也没有欲望再在这里泡别人。但,我还是不喜欢你随便告诉别人我是你的M,不是因为你所想像的我怕你说了会影响自己泡S,而是觉得一个S没有必要把自己M的隐私告诉一个陌生人。为此,我有些看轻你。对你所讲的话也很过分。你大概认定,我那样说话就是和你道了分手。

  是否真想与你分手我也不确定,但我喜欢的是安全的SM。而一个淫乱的人是不能带给人安全感的。我是个直人,心里想什么就说什么,这些,我也都直白地告诉了你。

  国庆放假过去,再次在聊天室看到你,我才知道我这样做给了你很大的压力,这点我真的没有意识到。你说,你就是那样的性格,你喜欢追求新的东西,不会满足于所得到的。这也许是圈子的通病,我理解。问你失去我你是否在意。你说反正你感觉很不舒服,从来没想过会失去我,从来没不把我当朋友过,你说大家在一起开心快乐多好啊。也许,我对你抱了太多的希望,也因此有了很多小女子的计较,这不是我的本意,而现在,我只希望你快乐。

  问你要了一张照片,看着依然很亲切。SM里太多的感情是SM关系的杀手,而完全没有感情的SM也会失去很多美丽。对你,我真的没有奢求,但还是免不了曾经希望你会多少在意我,因此也曾带给你不快,对不起,真的对不起。就像你不想失去我,我也同样不想失去你。

  (七)

  几天前,情不自禁地,我拨了一下你的电话又挂断,然后坦然睡去。如果你想我,你会打给我。如果你不想,我不再介意接不到你的回电。

  正准备起床去上班,接到你的回电,要我等你。依照你的吩咐,我第一次尝试自己灌肠,穿了黑袜、凉鞋,拿了绳子在门口等你。

  我不想惹你生气,可是你还是生气了。帮你脱了鞋袜,你甩起手里的绳子重重地打在我的臀部,责问我为什么没有用肛塞,为什么还穿着上衣?你给我的时间太少,很多事情我来不及,空间太小,我无法跪下来开门迎接你。

  团在一起的麻绳打在身上原来是如此的疼,你连着重重的两下打下来,我再也忍不住自己的泪水。哭了,也许不仅仅因为疼,也许因为觉得你只是虐,没有情。你要我跪好,我坐在那里哭着不言语,不动弹,和你对峙。你看出了我的抵抗情绪,拉我起身,把我紧紧抱在怀里。我不哭了,发抖的身体融化在你的怀抱里。害怕了是么?别怕,我不再打你,你轻轻地说。

  你的温柔唤起我对你的依顺,按你吩咐我在你注视下准备再次灌肠。液体进入的感觉不明显,你的手替代我的手去挤压小球,于是,水盆里的淡盐水开始明显变少,而我也开始感到充涨。你停下来,将润滑过的肛塞塞了进来,我停止了呼吸,僵硬了身体去感触进去的那一刻的疼。

  转身过来,你躺在沙发里,我跪在地板偎依在你身上看着你的脸孔,告诉你,我真的好想你。

  你脚的冰冷带给我一阵心动,我情愿地用自己的舌去温暖你。褪下你的裤,我违背了自己不去直接碰触别人身体的意愿,把你的宝贝含在了嘴巴里。喜欢深喉的你,要我慢慢地去适应。可惜,这些技术我真的没有学会,不能让你满意。

  转而,你改变了主意,可是,我虽然是个纯正的M,但不算一个深度的M,圣水于我还是有些难度。我真的不想吞咽进去,即使是那么一点点,你终于给了我机会吐了出去。身体内的液体开始发挥作用,不肯轻易罢休的你利用了这一点。在你面前,赤裸的我蹦了十下、又十下,想要我更难受是吧?停顿下来时再次感受到了强烈的排出的欲望,我跪爬在沙发边,磨着你希望你同意。“你选择吧,要么就憋着,要么就喝一口。”你的脸充满笑意,但给我的选择其实就是没有选择,因为你知道我憋不过你。

  含了一口你的液体,我依然无法要自己咽下去。你要我躺在地板上,揉着我的腹部,按压身体中的肛塞,又取了跳蛋来玩弄。体内的液体的冲撞与跳蛋的挑逗让我无助、无奈却又徘徊在欲望的边缘,在你的折磨下液体无意中吞进了身体,我骂你,抱怨你为什么要玩这玩意儿。终于,你要我起身,终于,我来到了卫生间。你为我拔出了塞子,依然浑浊的液体毫无顾忌地随之发出哗哗的声音。很羞耻,希望你离开。可是,你还是不肯饶过我。背对着你,感受到滚烫的液体顺着臀部流下……羞辱与心动……你终于离开了,我安心地让体内的液体一次次地排出,听着断续的哗哗的声音,我埋下了头。

  用热水冲了一下自己的身体,我再次来到你的身边。你怕我受凉感冒,要我穿上上衣。我还没来及穿,你又改变了主意要我取了被子。有你在,我不会冷。你我的身体紧紧地纠缠在一起,我喜欢你的随意和你有时的温柔,就如同我喜欢你的虐。这一刻,我占有了你,不管过去,不管未来。联系着你我的,是信任与友谊。而此刻,只是游戏。

  很久没被人干了吧?你问。你说过我和你做时很骚,而这点很吸引你。一直觉得自己很腼腆和文静,而激情的释放也许真的改变了我。我喜欢各种方式的做爱,喜欢做爱时的主动,我用自己的身体肆意蹂躏着你,看着你的脸,我感到一种满足。“小骚货,喊爸爸。”你说。爸爸!爸爸!浑浊的声音你听到了么?我从小就失去了父爱,看着你年轻的脸孔,我寻找着爸爸的含义。你起身,从我后面进入,我迎合着你,感受着你,陶醉在肉欲里。

  TT不会漏吧?让你怀孕了怎么办?你戏言。不会,怀孕了我也不会去找你。我答。快乐是彼此的,我会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只希望带给别人的也同样只是快乐。我不会再给人压力,这个世界我们要面临的压力已经很多了,我希望你开心、再开心。

  时间过的好快,转眼你得走了,我也匆忙地收拾着东西。“我不去送你了。”我说,甚至没有看着你离去。你匆匆地来,又匆匆地去。此刻的你,已经不再属于我。但,我会在心里会留给你一片天地,也希望你在老去后,会猛然转身想起我曾经闪过的影子。

  这是我们第四次相遇在一起。没有你的日子里,虽然我会很想你,但我不会占有你。所有的恩恩怨怨,都已经过去。维持我们关系长久的,依然是温馨的友谊。

  美丽心情,给你。

  (八)

  不知道,我们是否还会相遇是否还会游戏,这些我都不再介意。你曾经进入过我的生活,这就是缘分,不管感情是否稳固,友情是否永恒。我们就像大海里的两粒细纱,随着波浪的汹涌相撞在了一起,某一刻产生了心动的火花,但不会像海草一样地纠缠,你我只是随意,你我都在向前。

  有人说,感觉这样的SM太冷。我说,适合的就是最好的,选择是S、M双方的。

  就像你所说的,调教里不平等,生活里永远是朋友。回头看去,记忆里只有那些美好时刻,朋友间的调教是轻松、愉快的。不管以后怎样,我的生活中你存在过。

丝袜视频|恋足视频|踩踏视频|舔脚视频|丝袜美腿视频| 魔镜街拍VIP网

GMT+8, 2019-10-23 19:25 , Processed in 0.113004 second(s), 33 queries , Gzip

本站的所有图片 视频均属原创 仅供本站VIP会员下载 版权归本站所有 未经同意 请勿转载
内容经过严格审查筛选 "绿色街拍 阳光街拍" 绝不含任何色情的内容

© 2002-2022 Comse 网站地图 Discuz JPK5.Com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