捆绑游戏中班花爱上了我

[复制链接]
恋足文章 显示全部楼层 |浏览次数:100949 发表于 2018-8-18 02:21
  这不是小说,没有曲折的情节;只是真人真事,写出来与同好分享!

  佳是班花,也是我补习那年的同桌,更是我心仪以久的女孩,但由于有过一次高考的失败,我不得不把全部的精力投入到学习中去,无暇顾及感情。女友,那是上了大学以后的事吧?我常这样想。但一年的同桌生活还是让我们成了无话不谈的好友。

  埋头苦干的日子过得很快,转眼间,高考结束了,我考取了一所师范大学,而她考到了外省的一所警校。我喜欢这个结果,一年的努力有了回报,而我又不必担心家与学校距离很远会拆散什么。毕竟,我们只是很好的朋友。

  就这样,我开始了大学生活。有了时间和精力,加上老大不小的岁数,晚上睡不着觉的时候,我便叮咛自己,是该找个女友的时候了,但事实总是另我失望,大一一晃而过,我依旧光棍一条,。不是我不出色,不讨女孩子喜欢,而是再没有一个女孩能给我那样的感觉。和佳坐在一起聊天,我永远不用为下一句该说什么而烦恼。亦不会陷入无言的尴尬,即使无言,我也坦然而没有尴尬。

  暑假,我再一次来到她的家乡做客,路途遥远,我们彼此只能在各自的假期见上一面,而让我这个懒人去登火车的理由,就是和她在一起是心灵上最大的放松。

  见面了,没有任何的预热,我们便像天天见面的老朋友一样吃饭,聊天。然而,我的一个不经意的问题,却使得我们的关系有了进一步的发展!

  “短信里你总说忙,你们的课很多么?”

  “是啊!没课也要自习,警校要求很严的!”佳看着我,一本正经的说。

  “哦?有些什么课啊?”我有点好奇。

  “大英啦,马哲啦,毛概啦,和你们也差不多。”她停了停,又说:“还有捆绑课,只有我们监所管理系才学哦!”她晃着脑袋,得意的说。

  我心头一热,暗暗惊喜:“嘿嘿,就你还捆绑啊?小屁孩...”

  “什么?要不要我给你来个擒拿加捆绑啊?”她开始坏笑,就像从前同桌时抡起拳头准备捶我的神情一样。

  “别别...”我连忙摊手,可话一出口又后悔了。也许这是一个机会,从小就喜欢KB的我还没被自己以外的人绑过。

  “那你叫声好姐姐,我就饶了你!”她叉了腰站在我面前。

  我又是一喜,随即脱口而出:“好妹妹!”

  “好啊!看我不收拾你!”她说着就要上来按我胳膊。

  “喂,等等,要不咱俩打个赌?”

  “赌什么?”她停住了,歪了脑袋,眼睛里闪着亮光。

  “我就不信你会绑人,你来绑我试试,如果被你绑住,半个小时都挣不脱,我就叫你好姐姐!”

  她不加思索,点点头:“好!还要加上好姐姐,我错了!”

  “没问题!”我暗笑。

  “可是我没绳子啊?我们学校绑人是用麻绳的。”她又犯了难。

  “这还不容易?随便找点什么,是绳子就成!”

  “真聪明你!”她一掌拍在我脑门上,“叭”一声脆响!

  我摇头苦笑,心头却充满欢喜,她活蹦乱跳的去找绳子了,我却开始紧张起来。虽然无论如何都是我占便宜,但我还是觉得被人绑这个心愿在不经意间就实现了有点突然,我还没有心里准备...

  “来了,嘻嘻!”她跳叫着进来了,手里攥着绳子,我一看,竟是电话线!”

  “就这个吧,没绳子用。我要开始啦,没绑好不准动哦!”

  “哦哦...”思绪被打断,我胡乱点点头。

  “跪下吧,帅哥!”她拍拍我肩头,“背对着我就行啦!”

  我跪了下来,努力恢复平静。这算是利用朋友来满足自己的快感吗?我有些不安。

  她已经开始做了,电线搭在我的脖子上,从颈下用力向前勒过来,然后又从我的腋下穿过,拉回到背后,电线正好压在两块锁骨上,她一用力,我感觉锁骨一阵剧痛。接着她又让电线在我的双臂上各绕了两圈,从背后收紧。这时,她猛然上提电线,我一惊,险些喊出来,胳膊像是被扭掉一样。

  “轻点啊!”我嘟囔着。

  “还是不是男人?”她笑着问,手上却轻了些许,我暗暗感激。

  在颈后的电线上有一个预先系好的小环,佳把提起的线头从环中穿过,再返回背部,在我的小臂上各绕两圈,接着又一次上提,动作较慢了,只是仍拉到不能再紧。接着,她一只手抓着线头,另一只手把我的手背相对紧紧的靠在一起并用力上提,直至几乎够到后颈的位置,她用剩余的电线捆住我的手臂并打了死结。

  “好了,”她一拍我肩膀,“忘了叫你把鞋脱掉,所以就不为难你的脚啦!让你讨个便宜,哈哈,我走了,半小时后回来听你喊姐姐!”她活蹦乱跳的出了房门,“砰”的一声关上了房门。

  我长舒一口气,心头一股热潮开始涌动,从未有过的紧缚将我压得抬不起头,直不起腰。我试着站起来,但身体的平衡被打破,还没站稳,又“扑通”一下跪在地下。一股强烈的无助感袭上心头,上体没有一点活动的余地,而且何时解缚被掌握在别人手里,这是我以前任何自缚都找不到的感觉。也是我自小就埋藏在心底的愿望。

  激动与快感交织在一起,我闭上眼睛,倒在地上,强烈的自慰的欲望包围了我,也许会给佳忽然进来发现我的丑态,但我真的管不了那么多了...

  借助地面的力量,我体验到了平生从未体验过的GCH!

  我开始冷静下来,挣扎着,背靠着墙壁坐了下来,下身的短裤已经开始浸湿,好在没有脏到地板。我暗自庆幸,但我的裤子是白的,手绑在背后让我无法遮掩那块湿迹。我必须脱缚!

  所幸双脚是自由的,我猫着腰勉强站起沿屋子转悠,希望可以发现小刀之类的利器。具有戏剧性的是,她的写字台上恰巧就摆着这么一把小刀,也许是她用来削铅笔的。我暗笑她的粗心,扭过身去,半蹲着,摸到了小刀。尽管细细的电话线勒的我很痛,但这只是黎明前的黑暗啦!只要割断颈后那几根线就完事。我信心十足,开始割线。没想到几分钟过去了,电线却纹丝不动。我猛然想起,电话线中是夹着铜丝的!我回想了她的捆绑过程,连着我颈部的线怎么也有6根之多!

  我定定心神,这才发觉自己已经满身是汗了,汗衫已经湿透,大臂生疼且有麻木感。不能在耽搁了,我走到衣镜前,想看清楚一点背后的情形。不料,一望到自己弯腰低头的样子,我觉得好生眼熟,这不就是我小的时候看过的公审大会上那些被绑缚刑场执行枪决的死囚么?而我确实是被女警给绑了,尽管佳只是未来的女警。我禁不住又兴奋起来,但剩余的时间一不允许我体会第二次高潮了,我必须尽快脱缚。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流逝,无论我怎样努力,绑着我手臂的电线还是没有一丝松脱的余地,反而好象越来越紧了。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尽量朝着一个方向不断的割,只要我有耐心,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能解脱...

  就在我努力割线的时候,门“吱”的一声开了,佳探了脑袋进来,我一楞,她却先开口了:“叫姐姐吧?”说完,她一嵌身,进了屋。我不敢正面她,慌忙丢了小刀背过身去,看着自己身下的一小片湿渍,我觉得它好大,仿佛全身都是!

  “啊?!”她轻叫一声,快步向我走来。我一紧张,是不是她发现我刚才在她的卧室里自慰了?完了,我的大脑一片空白...

  “你的手怎么...”她开始帮我解那个死结。我扭头瞧她,一贯嬉皮笑脸的她竟然也严肃起来。

  “怎么了?”我不安的问。

  “你的手都紫了,我...对不起,我不该把你弄成这样...”她一脸羞愧,语气也变的轻柔。

  我心头一热,感觉自己沉浸在幸福之中。

  电话线很快被解开了,我瞧瞧自己的手臂,通红通红的,甚至有些地方已经开始泛青,粗涨血管还没有消退,被细线勒过的大臂,赫然印着四道血印!所幸电话线很光,手腕倒没有被磨破。

  “玩得有点过头了,都怪我不好。”她低下头,像个闯祸的孩子一般。

  “没事,没事,我没事,你别急啊!”我开始后悔,这么可爱的女孩,我当时为什么会错过?

  “我帮你先弄弄汗,再给你找药!”她说着跑了出去,很快又跑了回来,手里拿着块湿毛巾,不由分说就开始为我擦汗。

  “很痛吧?”

  “没有。”

  “都青了!”

  “真的没事。”

  “你还说!”

  “佳!”

  “什么?”

  “做我女朋友好么?”我抓住了她的手臂。

  “我...”她一惊,毛巾掉在了地上,“都这样了,你还胡闹!”他红着脸想要拣回地上的毛巾。

  “是真的,我真的很喜欢你,一直都是,做我女朋友好不好?”我一口气说完,心狂跳不已。我不知道如果她不答应,我该怎样面对结局?

  “连玫瑰都没有,你就想...当我是什么?”她有点不好意思的笑了。

  我激动地一把将她揽入怀中:“有啊!等下我们就去花店,去野外也行,我亲自摘给你!”

  “恩。”她闭上眼睛,轻轻的靠在我的肩头...

  就这样,我告别了单身贵族,找到了自己心仪的女友,距离远一点算什么?在与生俱来的缘分面前不值一提!我不知道佳是否也喜欢KB,一切才刚刚开始,我会慢慢告诉她的...

丝袜视频|恋足视频|踩踏视频|舔脚视频|丝袜美腿视频| 魔镜街拍VIP网

GMT+8, 2019-10-15 04:17 , Processed in 0.103227 second(s), 33 queries , Gzip

本站的所有图片 视频均属原创 仅供本站VIP会员下载 版权归本站所有 未经同意 请勿转载
内容经过严格审查筛选 "绿色街拍 阳光街拍" 绝不含任何色情的内容

© 2002-2022 Comse 网站地图 Discuz JPK5.Com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