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戏剧学院女SM的调教日记_女主男奴小说(一)

[复制链接]
恋足女王 显示全部楼层 |浏览次数:173805 发表于 2018-8-18 19:59
  女主男奴小说上海戏剧学院女S的调教日记这里会把我小时候的几个故事记载下来,让同好了解我的心历程。

  记得我读小学的时候的某个夏天,家里来了一个妈妈的客人,一个读高中的大哥哥。一开始和他不是很熟悉,但他很喜欢我,那天下午一直陪我玩。等到妈妈出去买菜的时候,他就把我抱到床上给我讲故事,边讲还边摸我的腿,在我的脸上亲了好几下,我当时人小没有任何的防备还对他笑呢,所以他更是肆无忌惮。我当时也不知怎么回事,站起来脚踩他的身上,他没反抗,我就用脚踩他的脸上把他的眼镜踢下来,然后用脚踩他的脸,当时我觉得好玩极了,看他的样子也非常的享受,捧着我的脚用嘴亲了又亲。后来他把我拉到他怀里,然后边亲我的脸边说,坐我的脸上好吗?我就坐在他脸上,跳上跳下的,后来的情形不是很记得了,现在回忆起来不免好笑。

  我们家隔壁有一个邻居小男生,只比我大一岁。暑假的时候他会到我家来和我下棋,我当时很喜欢中国象棋的,水平比很多男孩子都高。有一次,他提出和我玩个他发明的游戏,名字叫“迷魂”,规则就是我先把他的嘴捂住,他就会被迷晕过去,然后我就可以用任何方式折磨他。等过一段时间他会醒过来然后换成他迷晕我然后折磨我。他先让我迷晕他,他当时真的躺地上一动不动,但我一点都不懂怎么玩。他觉得我不会玩就说:我来给你做示范。

  然后让我假死,他就用脚踩我的脸。我怎么能受得了呢,立刻就“醒”过来,对他说我会了。

  他很高兴得假死,我就也学他一样用脚踩他得脸,当时觉得很好玩。可是踩了他好几分钟他都不醒,轮到我假死时,他就想坐我脸上,我立刻就说:我醒了。然后让他假死,我就可以坐在他的脸上玩。当时我非常奇怪,为什么轮到我假死,他都是示范给我看一些很怪的方法,比如:掐脖子,踢头,拧肉等等(现在记不太清了)但是我都是可以立刻就醒过来,而他假死得时候都要死很久,我模仿能力很强会用他刚才示范的方式对他,而且他没我那么聪明,不会立刻醒过来,当时以为他很笨的。现在想想他可能也是个m,这个游戏我们每个暑假都玩的(家里没人时),到我初中的时候我们的游戏就变了,通常我们会玩骑马游戏,我骑着他在房间里转圈子。到高中时我就懂事了,他也来找我玩,我就不同意了。谁会想到我今天会爱上这种游戏。

  我有个表哥比我大4岁,我读初中的时候他常常来我家里玩的,有一次他在房间里看电视,我当时到浴室里面去洗澡,然后就把换下的内衣放在篮子里,然后表哥也会进去洗澡,这样的情况经常发生,我一开始不在意,直到有一天表哥忘关门了,我也忘了他在里面就进去了,看到他拿我的蓝色内衣放在鼻子里闻,当时看到我都傻眼了,我没把这件事告诉别人,因为和表哥的关系一直很好,现在才知道这叫恋物。

  幼儿园时,我记得有两个当时看来很漂亮的男孩子,其中有一个后来和我一起上的小学。我每次中午睡午觉时都会幻想说把这两个男孩子埋在土里面只露出头,他们哀求我,但我还是会把他们的头也埋进土里,几乎每个中午都会想折磨他们的方式,喜欢看他们哀求的眼神,虽然我们在现实的生活中并没有怎么说过话。等到我上小学5年级时其中一个男的经常给我写纸条,他还算我们班里第二帅的了,那时候他会每天送我放学回家,虽然我不能把他埋进土里,但至少我可以从生理和心理上折磨他,比如说我会像女友那样经常抓他的头发,打他的耳光。那时候班里就我所知有一半的男生暗恋我的,所以我从那时起就感觉自己是个女王,每次轮到我值日擦窗户总有男生愿意被我骑在脖子上(这样才好擦的玻璃)这种女王般的感觉在我学生时代一直都存在,单说那些明确向我表白的男生,小学有2个,初中有3个,高中有3个,那些暗恋我,搭讪我的男生就数也数不清了。我一直觉得自己很喜欢折磨别人,比如说用铅笔盒夹同桌的手,用脚踢前桌同学的屁股,他们从来都不会反抗。初中时我的同桌经常和我玩一种游戏,上课时我把脚压在他腿上,然后他要把腿离地抬起来,就要看他一节课里能这样多久。

  以前那个被封的博客里我写了一些关于只爱陌生人的文章,其实在现实生活中也有类似的情况,比如说我知道某个男生暗恋我的时候,我就会故意在他面前和其他的男生亲昵,喜欢看着他痛苦的表情。有一个暗恋我的男生一直对我很好,他叫我去唱K,我答应后还会带另一个男的去,并且在包房里和那个我带去的男生亲昵,暗暗观察他的反应,事后还暗示会和那个男的回家过夜(其实并没有),我经常喜欢这样让暗恋我的男孩子当电灯泡,实际是满足我对他的折磨。即使是我的男友也会被我这样折磨,我会在和男友吵架的时候故意和另一个男的接吻,故意让男友听到我的喘息好让他怀疑,这种感觉会让我享受好久。

  以上这几件事就是发生在我小时候的一些关于sm印象的点滴回忆,如果想起来还会继续写在这里。

  我的理想生活我的理想生活是以后找个有钱人结婚,他不必很帅,但必须是个M,他能容忍家里有其它的M。

  房子要很大,还要有地下室,地下室改装成地牢。

  家里有十几个全国最帅的男奴伺候我,都不穿衣服,最好都是处男。

  要有个鞋奴,每天负责把我的高跟鞋、拖鞋、靴子舔干净。

  有个洗衣奴,每天负责把我换下的衣服裤子(包括内衣内裤和袜子)全洗干净,使用的是他的舌头。有个奴专门负责清洁地板和所有家具,保证房间没有任何灰尘。有个奴专门负责为我准备三餐。如果不合我口味就会被关进地牢鞭打。有个马奴,可以让我骑他的身上然后从这个房间骑到另一个房间。

  有两个奴隶,一个专门当板凳使用,可以坐在他的背上吃饭。另一个当沙发专门用来坐他脸上上网看电视和看书。

  一个奴隶当我的垃圾桶,专门负责吃我吃剩下的饭菜或是我用过的餐巾纸,除此外没有别的食物。

  一个脚奴,用来服侍我的脚。每天负责把我的脚洗干净,修我的脚指甲。

  两个舌奴,在我寂寞的时候,一个负责舔我的后面,另一个负责舔我的前面。

  晚上要安排最帅的两个奴隶整个晚上服侍我,替我口交。如果卧室多的话还要每个房间配一个美男子,我喜欢舌奴越多越好。

  一个奴当痰盂,等我想吐痰时可以立刻赶到我面前。晚上也要守在床边。

  一个奴当夜壶,守在床边晚上供我尿尿。

  一个月经奴,专门消化我的月经。

  每个厕所里配一个厕奴,除我的排泄物以外没别的食物。

  一个奴隶被关在地下室里的十字架上面,我可以鞭打他来发泄。

  奴隶没有做到自己的本职工作就要被关地牢里被鞭打。

  奴隶们只能在厕所,地牢或是笼子里睡觉。所有我的奴隶都从心底崇拜我的身体,愿意永远做我的私奴,永远都不会背叛我。

  1号m和一个男M约好周三傍晚的时候来我们学校本部面试,他说想做我们的厕奴。晚上睡觉时我和几个室友就聊起这个话题,我们不知道明天他会不会来,但我们想讨论找这样一个男的对我们有什么好处。

  我们寝室里4个女孩,除了我是上海的以外,她们都是外地的。我不能透露她们叫什么,但为了表述的方便,我给她们取了名字。

  皮肤很白而且是我们班最受男生欢迎的小S,身材最好的大S,还有我们4人里最漂亮的室长。

  夜谈时我们聊得很高兴,我认为我们寝室应该找个厕奴,理由是现在天有点冷了,大家都有赖床的习惯。早上时间很紧的话,我们四个人要抢一个厕所,老是耽误上课,如果有一个还要大大的话,另3个就更等不急了。找个厕奴就完全解决这个问题,而且他在床边比较好伺候我们,我们也不会着凉。

  室长说这样不太好吧,不就走光了?

  我说,不会走光的,当然得蒙住他的双眼,连手都要绑紧的。他敢漏在地板上的话,就叫他舔干净。

  小S说这样不就连手纸也不用浪费了吗,嘘嘘后直接让他把那里舔干净不就好了。

  我们都笑了起来,大S补充到,连水都不用冲,水费也省了。

  室长说,我们寝室的便池被前几届的女生用了很久,加上我们又用了3年都没有洗过,上面都积了厚厚一层黄色的东东。用洁厕灵也洗不干净了,索性叫他用舌头慢慢清洗好了。

  大家都认为这是个好办法,我还和大S开玩笑,你不是便秘吗,让他经常用嘴给你吸一吸就好了。

  大S说,这么恶心的事他肯吗?

  小S说:他不是说他连大大都想吃吗?这种事肯定肯的,上海男人很变态的。

  我们夜谈的结论是找个厕奴不仅可以满足我们的好奇心,借以打发我们无聊空虚的时间,而且还有以上那么多的好处。

  但问题是怎么让一个男人住我们这里呢?我的意思是让他睡在床底(一定得捆起来),别人一时也发现不了的。还有就是怎么知道他适合做我们的厕奴呢?小S认为他应该能喝掉我们的嘘嘘才是关键,可一个正常人怎么能喝的下去呢?我们讨论了明天的面试方案,最后大家都赞同了我的方案。

  室长最担心那男的不愿意,大S说,我们明天是不是偷偷用DV拍下来,然后他以后不同意做我们的厕奴也不行了。我觉得这主意不错,我的衣柜里就有一个DV。

  周三晚7点半,我和小S在寝室。那男的早来了半个小时,他的名字我不能透露,网聊时他说自己是交大的大四学生,学什么电子之类的,身高172。

  他进来问,女王在吗?

  我让他进来,你那么心急啊这么早来。

  他说不熟悉路所以早点来的。

  我让小S去把她们从隔壁寝室叫回来,寝室里只有我和他两人。我不和他说话,只是很轻蔑的看他。

  他说,你比照片上的还要好看和成熟。

  我生气的说,你是你叫的吗?

  他立刻说,对不起,主人。

  我说,现在还不是呢,我们还没有决定收留你。

  这时,她们都来了,反手就把门关上。

  我们问他,你来这里干吗?

  想做你们的厕奴。

  你真的喜欢吃吗?

  服侍你们是奴的荣幸。奴没想到上戏的女生都那么正。

  我们当时4人是清一色的牛仔短裙加高跟长靴。

  那你要通过我们的考试。

  考什么?

  你证件带了吗?

  网上说好他要带身份证和学生证的。他都拿出来,我让他交给室长。

  室长说,果然一副狗样。你饭没吃吧?(网上曾告诉他今天不准吃饭的。)

  没呢。

  小S说,好,晚上让你吃个饱。

  她们三在房里看着他,我出去准备狗食。我们这层楼主要住的都是表演戏的女生,厕所在楼道尽头,里面有5个蹲位,每个蹲位里都有塑料篓子,里面是黑色的塑料袋子,我们这层楼的女生都是来这里上的,一般都会把擦过的手纸丢在篓子里,从早上到现在已经有满满5桶了。我找了个最满的,拎出袋子,带出了厕所。

  回到寝室时看到男生已经跪在她们面前了,说,你今晚有口福了。

  我把这一包东西放在地板上。

  他说,什么味道?那么难闻。

  我说,贱狗,知道里面是什么吗?都是好东西,美女的体液啊,贱狗可不能浪费了。

  他十分兴奋,这就是考试?(黑色的袋子里全是白色的东西,堆成山一样。)

  我说,对,全吃了才有资格做我们的厕奴,没吃干净就要罚你的。

  室长说,你真拿出来了,他不会吃的。

  我说,贱狗你想吗?

  想,都等不及了。

  大S问,以前吃过吗?

  没有,因为没有办法去女厕。

  我说,那你要听清规则了,从里面一样一样拿,每拿一样都要先说出是什么,接着用狗鼻子闻,再用狗舌头舔,然后求我们允许你吃,最后要吃下去,按这个步骤把里面的都吃了,听懂了吗?

  懂了。

  他跪在袋子前,用手拨开袋子,飘出来一股骚臭,我们都捂住了鼻子,他反而很高兴的样子,手伸进去捞了一样出来。

  我说,说,是什么?

  他说,是餐巾纸。

  错了。(我一个耳光打了上去,下手很重,她们都惊住了。)

  餐巾纸是用来擦嘴的,这是擦下面脏东西的,叫手纸懂吗?

  懂了,是手纸。

  问你的是手纸上是什么。

  他把纸翻开说,是女孩子的尿。

  哪个女孩子的呢?

  不知道。

  你大学有女同学吗?

  有的。

  那就想象是某个女同学的,快说。

  他想了想说,是李颖芳的尿。

  我们暗笑,原来交大有个叫李颖芳的女生竟然是他的幻想对象。

  我说,闻你同学的尿。

  他把纸摊开,中间可以看到还有淡淡的尿迹,可能是早上的,干了。他鼻子开始凑到纸上。

  我说,贱狗,你要对准那湿的地方,鼻子要完全贴着,用力闻。告诉我什么味道?

  他深深吸气说,好香。

  我们都大笑。

  贱狗,舔啊。

  他对准那湿的地方舔,舔完后说,上戏女生用的纸挺香的,所以尿骚味就不明显了。

  贱狗,上戏女生又不都用带香味的纸,等一下让你尝一下无香的纸你就知道美女尿的厉害了。

  他说,求主人允许贱狗吃掉我同学李颖芳的尿吧。

  吃吧贱狗。

  他把整张纸塞进嘴里吃了下去。

  你好像只是在吃纸而已啊。

  他的反应还真是慢,这时才发现我们小S拿个DV在拍,他忽然想站起来,被室长和我按在那里。

  贱狗,难为情了?

  不要拍,干吗要拍呢?

  废话,不拍下你的贱样以后怎么控制你呢?反正都已经拍了,你现在反抗的话自己知道后果。

  他没有办法只能顺从我们。小S就专门负责全程拍摄。

  小S说,贱狗好好表演哦。

  他又从里面捞了五、六次,都是比较早上的尿了,湿痕很浅。他每次都幻想是自己女同学的尿,而且都说了真名(在这里就不透露了)。

  我们笑他,你们班女生的尿好喝吗?

  好喝。

  他捞了一张比较湿的纸出来。

  室长说,哈哈,贱狗,这还是很新鲜的呢。

  可是主人,我的女同学都想完了。

  室长给了他一个耳光,说,笨狗,想想女明星。

  主人,这是许彗星的尿。(名字我故意写错)他这次学乖了,把整张都湿了的纸盖在了鼻子上闻。

  室长说,贱狗,这次闻久点。(他很听话,闻了足有5分钟。)

  求主人允许贱狗吃掉许彗星的尿吧。

  室长说,吃吧,这次要嚼久一点懂吗?那么湿的纸用嘴嚼尿就会挤出来了。

  他把纸放嘴里嚼,把里面的尿像榨汁一样榨出来。

  味道好吗?

  比一般的水咸一点。

  碰到这种比较新鲜的,一定要像吃甘榨一样反复咀嚼,直到把纸里的尿全喝干了为止再吞纸,懂了吗?

  懂了,主人。

  又捞纸,里面是张绿纸包着的被女生嚼过的口香糖。

  大S说,说是谁嚼过的?

  黄生衣嚼过的。

  那你接着嚼,里面还有很多口水呢。

  他把已经干了的口香糖塞嘴里嚼。他说,还有点甜呢。

  又捞纸,里面全是黄黄的鼻涕。

  主人,这是蔡依琳的鼻涕。

  小S说,不用闻了,贱狗,直接舔干净就好了。

  他开始舔了,由于鼻涕粘在纸上了,所以舔了好几下都舔不下来。

  他说,好咸的鼻涕,很难舔下来,都凝固了。

  贱狗,自己想办法。

  他没办法,只能用牙齿先把鼻涕从纸上一点一点咬下来,然后再含进嘴准备吞肚子里去。

  贱狗,不许吞。

  他只能停住。

  这么好的东西,不要那么快咽,先在嘴里含着,等鼻涕被你的口水泡成液体了再喝。

  他只能听话,忽然他呕了一下想吐。

  大S说,不准吐。

  他使劲的把吐出一半的鼻涕又吞回去。大S一连两个耳光。

  尿都喝了鼻涕有那么难吗?

  对不起,鼻涕进到喉咙的时候忽然感到恶心,就想吐。

  又捞一张纸,里面有白色的东西。

  他说,是鼻涕吗?

  大S又一个耳光。连这都不知道,告诉你,是女人的白带,第一次看到吧,吃了。

  他舔了舔,然后含嘴里。

  把东西含着然后用舌头反复舔,告诉我们什么味。

  他很听话,这次没有立刻吞,含了两分钟,舌头在嘴里舔。

  他说,有点像鼻涕,但更结实一点,味道很怪,好像鼻屎。

  小S说,好吃吧。

  好吃。

  之后他又找到了两条长一点的白带,而且纸上还粘了几根女生下体的毛,我们让他一边含着白带,一边把毛也含嘴里,这好像让他比之前更兴奋。

  小S说,女人的毛好吃吗?

  好吃。

  好吃就一直含着。

  我们让他一边含着毛一边用脚跩他肋骨,室长又抽他的脸。之后的一些阴毛也是用我们教他的方法吃掉的。他又捞了张纸上是黄黄的残留物。看来是大号了,只可惜纸上只剩下一点点,他闻了闻,看来比较久了没什么味,我们都很期待看他怎么吃。对那些比较淡了的黄黄的粪迹他只是用舌头舔了几下,然后把纸拉开,因为大号是被折在纸里面的,但由于时间久了,纸和大号已经分不开了,只能把大号连纸一起吞。他的样子好像很不过瘾。

  后面有的是机会,发现比较新鲜的大号,纸和大号可以分开,但大号剩下的不多了,见他先对着那新鲜的大号舔了舔,然后用刚才我们教他的吃鼻涕的方式,用牙把大号从纸上咬下来,含嘴里。大S用长靴踢了他一脚,说,什么味道。他痛苦的咬了几下就立刻吞了。

  为什么这么快吞了,怎么教不会,一定要品尝出味道才行,这么快下去你知道什么味道。

  可是太恶心了,好苦,真想吐,我咬了几下,实在受不了就一下子吞了。

  你刚开始吃当然不适应,多练习才行啊。

  他后来又试了一些大号,都不敢含着,更不敢咬碎了,都是直接痛苦的吞咽下去而已。

  小S说,太没用了,来之前你不是说很喜欢吃吗?

  真吃的时候才知道这么难吃。

  我们看着他此时痛苦扭曲的脸心理直想笑。后来被他捞了片非常新鲜的大号,这条大号真的很多,满满的足有半张纸,估计是女生拉肚子了。(一般剩的较多的都是女生拉肚子)

  小S说,你有口福了。

  他看了一下不敢舔下去。

  怎么回事?

  太困难了,比较干的大号吃起来就像吃泥一样,这么湿,好苦的,这么多的大号吃下去太困难了。

  这点点就吃不了,以后怎么做我们的厕奴,快吃,已经不用让你嚼了,我们算是很仁慈了。

  他没办法,吃了好几次都想吐,眼泪都流出来了。

  每次他都是闭上眼睛象吃毒药一样的吞进去,如果吞的慢,喉咙对恶心的东西就会产生不良反应,他就会吐,这样快速的吞咽,是连大号的味道都没尝到的,按理说这样的厕奴只是停留在比较初级的阶段,但考虑到他第一次吃,喉咙需要不断的练习才能适应,所以我们对他要求不是很严格。他在那痛苦的吞,我们在一旁高兴的笑。有好几次大号比较多,他一口吞不下去,就会有一部分残留在他舌头上,他想吐,大S就抓他头发,把他脸抬的很高,这样他就只能咽下去。

  捞到一个东西,他却以为是卫生巾。可是却没看到血,只看到上面黄黄的。我们都笑他怎么连常识都没有。

  室长说,这是女人的护垫,女人下面是很潮湿很容易出汗的,护垫上可都是女生的分泌物啊。

  他听到了非常兴奋的样子,立刻去舔那黄色的部分,还放嘴上反复的挫。护垫上还有两根毛,他又像之前一样把毛含嘴里,然后用鼻子贪婪的闻那黄色的分泌物。

  小S说,这么吃吃到什么时候去啊。一次吃多点。直到把你狗嘴塞满为止。

  他就把每次舔完后的纸塞嘴里,但没有咽下去,一直就舔一片塞一片,塞了7、8片,差不多把嘴塞满了,腮帮子都鼓了起来,嘴巴都无法合拢。

  贱狗以后肯定满嘴臭味,哪个女孩会喜欢你呢?

  室长捏住他鼻子,让他无法呼吸(因为嘴巴无法呼吸了)一边打他耳光。

  让他受虐是我们最大的快乐。

  吃了两小时,只剩1/4了。

  室长说,加油啊,贱狗。

  肚子吃的很胀,吃不下了。

  我说,贱狗,关键的你还没吃到呢?

  他捞到了卫生巾,我们都很期待的看他吃,他拿着端详了半天。

  小S说,没见过吧,它可是和女人贴身的物品啊,闻闻。

  他对准那红色的部位闻。

  什么味?

  很香。

  哈哈哈。

  怎么可能,虽说卫生巾上确实有点香味的(设计者为防止经血传出来的臭味),但这经血肯定是很血腥的,他竟然说香,好变态啊。

  快吃。

  没想到他一把里面撕开以后就吓傻了,别说吃,连舔都不敢了。

  室长说,怎么回事?

  他说,没想到经血那么恶心,红红的粘粘的,好恐怖,看着就心发毛,这上面可全是细菌。

  他被我们集体殴搭出租车没办法,就只能轻轻舔了一下,没想到一舔完他立刻把舌头缩了回去,然后很坚决的说,不可能了,到极限了,这东西想象中很好吃,我曾经一直都很想吃到,没想到现实中根本是不可能吃的。

  我们还是强迫他吃,这次是怎么打他都没用了。

  他说,已经不是难吃了,简直是超级反胃的东西,而且一片上面流那么大一滩血,要我吃掉那么多反胃的是我不可能办到的。

  室长说,你要放弃?

  真的没办法,我很想做厕奴,但这东西不可能吃的下去。

  我们说过,考试通不过要受惩罚。

  惩罚什么都行,只要不让我吃这个。

  那让我们考虑一下,你先把嘴上的经血洗一下。

  他就去洗了。我们几个互相使了眼色,其实我们昨天就想好他肯定吃不了的,袋子里还有很多呢,浪费了可惜。等他洗了嘴角的经血出来后,我们继续让他跪在地上。

  大S说,贱奴,你今天有口福啊,能吃到上戏60多个美女的美食啊,可惜还有一样你没吃到。

  是什么?

  室长说,你看了就知道。

  我们从盆子里把各自内裤拿了出来,都是刚换的没洗过,我那条是白色的,上面有黄色的痕迹。

  我说,张嘴。

  我把内裤直接塞他嘴里。

  让你知道我下面的骚味,用口水帮我洗干净。

  接着是大S,把她那条黄色的也塞他嘴里,这样他就连话也不能说了。

  大S说,我可是穿了两天了,呵呵。

  大S抓住他的头发,由小S用脚踢他。

  接着室长拿她那条红色的内裤套在他脸上,分泌处对准他的鼻子。

  室长说,晚上让你闻个够。

  小S也拿她粉红色的小内裤套他头上,最后只露出他的一只眼睛。然后逼他把头钻进那个袋子里,我们一起把袋子套他头上,室长用她的白丝巾将袋子扎紧在他脖子上,然后让他站起来,我们把袋子用力一抖,这样一来,所有排泄物都落在他脸上,一切就绪我们把他赶到床底下。

  整个晚上我们都觉得很好笑,他一直在床下呜呜的惨叫。

  大S说,这狗今晚和那么多美食一起睡觉一定很开心。

  对阿,满嘴都是女人的阴水。

  他把臭的当成香的,好变态啊。

  贱狗,你今晚一定要把我的内裤舔干净哦,明天还有黄的我还要教训你。

  我们是第二天早上10点的时候把他放了的,此时的他已经完全面目全非,惨不忍赌,和女生的臭味相处了14个小时,他的鼻子以后估计就分不清香臭了。

  对昨晚2个小时的食物统计:30多张比较完整的手纸,里面的痕迹较淡。20多张完整手纸,尿迹新鲜,估计两小时内的。10多张完全湿透的纸(说明还没尿干净就用纸擦了)2、个纸团,里面没什么,他光吞纸了。2个鼻涕,1个口香糖,3个白带,8根毛,10多张大号(纸上剩的不多)5、6张大号(纸上还剩很多),3张卫生护垫,卫生巾(没吃,袋子里还有2、3片)可以说女人的品种还是挺全的,唯独少了卫生棉条,不过我们学校用这个的确实是很少。

  后来我问他情况的时候,他说自从上次被调教后的两天都吃不下饭,而且嘴巴里总有异味,吃口香糖也没用,一直很臭,而且肚子很疼,老拉肚子,估计那天吃了太多有害的东西所以对身体造成很大伤害。我们总结厕奴还是有分等级的,初级的厕奴就是能喝尿,吞咽少量的大号但无法咀嚼,无法吃月经。中级的厕奴就是都能吃所有的恶心物,包括整条的大号,月经,甚至可以咀嚼,但平时还会吃正常的食品。高级的厕奴就是完全不吃任何正常的食品,完全靠排泄物和女生吃饭后的呕吐物来存活。他就只能算成初级的,要成为我们的长期厕奴可能会比较困难。

  我们计划是每两周会招一个男M,希望大家踊跃报名,看谁能令我们满意通过测试就可以作我们的贴身狗奴。QQ时要说明你可以提供给我们的服务,比如说可以帮我们洗脚,洗袜子之类的,(我们并不是只招厕奴的)奴必须提供自己的身份证,我们在调教时会扣押,免得你晚上偷我们的东西跑了。

  同意我们DV拍摄,便于后来转化为文字,否则有很多细节我们都会忘了。奴要将感想写出来,便于我们整理文字时能了解奴当时的心理。这篇文章就有很多内容是听了他的感想后才写成的。

  想做厕奴的同好注意,第一,想要品尝美味不可以自己偷跑女厕,否则被发现了不要怪我。第二,要找像我们这样干净的女主,否则做厕奴容易染上性病,通过体液就传的。第三,对身体会有伤害,要有心理准备。

  2号m2号男奴,28岁,变态。网上问他喜欢什么,他说都可以,特别喜欢喝圣水。

  时间06年11月28日约好晚上8点,他来的时候我们4人都在寝室。室长今天穿得保守,牛仔裤和长靴(天气比较冷)。我穿黑色迷你裙和很细的黑色高跟鞋,红色内裤。大小S都是穿牛仔短裙和高跟鞋,上身红色吊带。寝室里还是比较暖和的。

  他说,你们果然都是美女。

  那是当然。你是来面试做我们奴隶的吧。

  是的,主人。

  以前玩过吗?

  玩过,去发廊的。

  玩什么的,几次了。

  5、6次吧,舔她们的脚。

  连小姐的脚都舔,你太贱了吧。

  她们也都笑我贱的。

  小姐漂亮吗?

  和你们没得比,你们太正了。感觉以前的钱都浪费了。

  还玩过什么?

  坐脸。

  怎么玩啊?

  就让小姐坐我脸上,闷死我。

  哈哈,贱到极点了。还有呢?

  别的她们不玩,我喜欢喝她们的尿,她们不肯。有的连屁股也不让舔。

  我们会让你喝个够的。

  室长说,那你今晚首先得把我伺候舒服了。给我跪下。他真得立刻跪下了,室长坐在寝室床上,他也爬到她面前,说,主人吩咐我做任何事我都做。

  张大嘴。

  他把嘴张得老大,室长把喉咙里的口水吐他嘴里。他咽下去的时候,脸上那种幸福的表情,我们都看呆了。他一边咽口水,嘴里一边喊着好爽,好爽。

  真是变态,好喝吗?

  太好喝了,主人多赏我一点吧。

  那要看你的表现了。

  主人,您就下命令吧。

  看我靴子上的灰,贱狗知道怎么做了吗?他双手把室长的右脚抬起,舌头伸的老长,舔鞋尖上的灰。舔完鞋尖舔鞋的侧面。

  贱狗,说是什么味道?

  皮革味和泥味的混合。

  呵呵,卖力一点,反复舔。

  他舔了5分钟,上面是一点灰也没了。

  贱狗,忘了舔鞋跟了吗?

  他马上去舔鞋跟,室长让他含着整个鞋跟。

  看你喉咙有多深,插死你。

  他的嘴把整个鞋跟都含了进去,室长还不断的抽插,他呜呜乱叫,有几下好像把他插的喉咙很痛,他的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我说,第一次,不要玩太厉害了。

  大S说,贱狗,别停啊,还有另一只脚。

  小S拿个DV在拍,他问说,你们会把这传到网上吗?

  放心,我们没那么无聊。

  他继续抬室长的另一只脚,舔靴子。

  室长说,贱狗,躺地上脸朝上。

  他照做后,室长用鞋跟cha ta的嘴,他呜呜惨叫,脸上很满足的样子。

  我在旁边用鞋跟用力踩他的右手,大S也去踩他左手。每踩一下,他都叫的很惨。片子里有那种整个人站手上的,我们可不想让他的手骨折,所以只想让他痛而已,让他受伤就不好了。

  贱狗,舔干净了吗,我要检查的。干净了。

丝袜视频|恋足视频|踩踏视频|舔脚视频|丝袜美腿视频| 魔镜街拍VIP网

GMT+8, 2019-11-20 09:32 , Processed in 0.112834 second(s), 33 queries , Gzip

本站的所有图片 视频均属原创 仅供本站VIP会员下载 版权归本站所有 未经同意 请勿转载
内容经过严格审查筛选 "绿色街拍 阳光街拍" 绝不含任何色情的内容

© 2002-2022 Comse 网站地图 Discuz JPK5.Com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