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袜少妇口述:寂寞留守妇女二次偷情经历

[复制链接]
丝袜文学 显示全部楼层 |浏览次数:79637 发表于 2018-8-22 16:18
  我是个属于没有文化的农村妇女,但对于性生活这个问题,我认为很简单,过性生活就是为了自己,为了家庭的幸福,为了国家的长治久安。

  对于农村的留守少妇来说,过性生活的最好方式就是偷情!

  也许你认为我说的是大道理,也许你认为没有道理,也许你会问,你偷情已经脱离了道德底线,已经违背了婚姻的宗旨,你还谈什么道理?

  我们不管什么道不道德,说句粗点的话,现在的男人和女人都不是为了自身的上下两个口吗--讲那么多道理我不是成为哲人了吗?

  我老公到南方打工都有好几年了,年头出去到年尾才回来一次,这种折磨有谁能受得了-特别是像我这样的中年妇女,正是如狼似虎的年龄,不找个汉子满足一下简直就是白痴!

  我的第一个婚外性伴侣是位身体强壮的邻村的男子,他来我家帮我们收割水稻,给他100元一天的工钱,还管吃早餐和中午饭。下午做完农活后,他问我能不能请他吃个晚饭。我说行,但你的工钱-他说工钱你随便给多少都行,因为他有个习惯,晚饭一定要喝酒,这酒一喝就出问题了。

  走的时候我给了他100元工钱。他走了一段又折回来了,满身的酒气,他抱住我说,大妹子,我结婚几年了,因为老婆是先天性的性冷漠,结婚几年了几乎没做过一次完整的爱,问我能不能满足他一下。就这样,开始了我的第一次婚外性生活。

  第二个男人是个乡村医生,与他有了那档子事是在我家婆患病之后,他来我们家给我走动不方便的家婆治病,针水挂上后,他就问我男人什么时候回来过,我说男人有等于没有,一年就回来一次。他说你这样的日子怎么过-因为他老婆也到南方去打工了,留下一对儿女给他,每天除了出诊,还要管教孩子,生活着实不容易。

  彼此了解后,我和他就在一起了,很简单,这是留守男人和留守女人生理需求的互补,俗话说,资源共享嘛!

  后来,医生医治一位家里没钱的老人,那老人的儿子出去打工再也没有回来过,几年了都联系不上,听说他在外面有了女人还有了孩子。但他那儿媳妇不离不弃,她求这个医生,说无论如何一定要治好婆婆的病,还说要用她的身体来换婆婆的生命。后来,这个媳妇真的做了医生的情人,但她为了尊严没有告诉任何人,是我去医生给我找的单独房子里发现他俩光溜溜的在床上我才知道这个秘密的。

  我见过这个场面,没有感到有什么不妥,反而觉得这个儿媳妇很伟大,我和她的情况都差不多。但话说回来,老人的病治好了,我们这些留守妇女的心病有谁来医治,仅仅凭这位没有多少回天之力的乡村医生能治好我们的病吗--

  我就跟过两个男人有婚外情,现在双方有需求的时候都给个信息,好好的做一场爱,发泄我们生理的需求和心理的愤恨。

  其实,留守妇女和儿童,是社会的畸形产物。好好的一个家庭,为什么要留守呢-我认为,取消城市与农村的户籍,不要再有农民工这个名词了,让所有国人都有自由迁徙的权利,这是我们留守少妇们最根本也是最迫切的要求。

  现在,男的长期在外可以找小姐,可以找站街女,可以找临时伴侣。我们留守的妇女怎么办-思想开放一点的好办,思想不开明的就凉拌。

  于是,我们就自然而然的有了婚外的性生活。虽然我们偷情的质量并不太高,但起码我们身体里面荷尔蒙释放后能得到利用。

  家庭和周围环境让我从小就养成了懦弱、忍让的性格,和他夫妻十几年,我从没有得到过真正意义上夫妻之间的呵护、体贴和爱抚。回想起来,我仅仅只是他的保姆、出气筒和发泄性欲的工具。但是,那个时代的女人“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不可能提出离婚,去和命运抗争。

  孩子是我全部的生命和希望,我可以一辈子不结婚,但是我决不可能抛弃我的儿子,不能再让他受一丁点儿的委屈。

  老头子的确有恩于我们母子,可是真的要用我后半辈子的幸福来偿还吗?给你说句心里话,我太想离开那老头子了,他简直就是个脾气古怪、行为暴虐的变态狂,可是我又害怕背上“忘恩负义”、“过河拆桥”的骂名,想来想去,恐怕只有这样忍下去了。

  那天早上出门时由于太匆忙,没有发现天气突然转冷,所以我只穿了一件很薄的衣服,看见我,汪女士就拉住我的胳膊,担心地说:“姑娘,穿太少了,小心着凉,要不把我的外套穿上。”说着她就要脱下自己的衣服,我连忙阻止。望着她那充满爱意和关切的眼神,我一下子就想到了自己慈祥的母亲,她们真像!

  我今年50多岁,生命的一大半都过去了,回想风风雨雨的几十年,心里充满了苦涩和惆怅。23岁那年,我嫁给了一个根红苗正的工人,婚后一直没有孩子,直到快30岁时才终于有了一个男孩。我丈夫没有什么文化,人很粗鲁,而且在我面前有一种优越感,觉得我出身不好,在家里也应该老老实实,听他的话,好好伺候他。

  再加上婚后好多年没有孩子,我常常挨他的骂,偶尔喝醉酒,他还动手打我。家庭和周围环境让我从小就养成了懦弱、忍让的性格,和他夫妻十几年,我从没有得到过真正意义上夫妻之间的呵护、体贴和爱抚。回想起来,我仅仅只是他的保姆、出气筒和发泄性欲的工具。但是,那个时代的女人“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不可能提出离婚,去和命运抗争。

  孩子7岁时,一场意外事故夺去了我丈夫的生命,虽然他对我不是很好,但毕竟是我的男人,也是家里的支柱和重要经济来源,他这一去,丢下我们孤儿寡母,今后的日子怎么过-我不吃不喝不睡,就那么痛哭了几天。

  恍恍惚惚中,我突然看见缩在墙角、还不十分懂事的儿子,当时他正用一种孤独、无助、可怜的眼光看着我,我一下子清醒了,现在我是儿子惟一的亲人,为了他,不管多么难受,多么艰难,我都得扛下去!从此,我在家里扮演双重角色,既是孩子的母亲,又是这个家庭中的男人,我没有兄弟,所以买煤买粮这些体力活都是我自己去干,能承受也罢,不能承受也罢,都必须强迫自己承受。

  周围有好心的男同事看我一个人实在可怜,想帮助我干点儿活,可是我不敢接受,因为弄不好就是闲话,生活的艰难已经让我喘不过气了,再无端地加入精神上的负担折磨,那我就彻底垮了。

  一段时间之后,有亲朋好友劝我重新组织家庭,一开始我有些顾虑,害怕再婚后孩子受委屈,因为我觉得孩子已经够可怜了,早早地失去了父爱,如果继父再对他不好,那他心灵上的伤害就更大了。可是人们一再劝我说,生活中还是不乏好人,更何况年龄一天天增大,一个女人还能撑多久?

丝袜视频|恋足视频|踩踏视频|舔脚视频|丝袜美腿视频| 魔镜街拍VIP网

GMT+8, 2019-11-15 11:03 , Processed in 0.125355 second(s), 33 queries , Gzip

本站的所有图片 视频均属原创 仅供本站VIP会员下载 版权归本站所有 未经同意 请勿转载
内容经过严格审查筛选 "绿色街拍 阳光街拍" 绝不含任何色情的内容

© 2002-2022 Comse 网站地图 Discuz JPK5.Com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