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守丝袜少妇口述寂寞难耐背着丈夫偷情的性爱故事

[复制链接]
恋足女王 显示全部楼层 |浏览次数:79207 发表于 2018-8-22 16:40
  张子枫的丈夫长期在外打工。在沉重的体力劳动下,青春貌美的张子枫忍受着精神和生理的双重饥渴。终于 有一天,张子枫与同村彪悍的周善现有了肌 肤之亲,两人自此一发而不可收拾。但是瓜田李下,总有一双眼睛在悄悄地盯住他们,让他们不能尽情纵欲。2005年4月的一天,那双眼睛永远地走进了无边的 黑夜。

  奇峰峭壁之上,屈死者的冤魂把一个个疑问留给了来来往往的乡邻。2007年2月,犯有故意杀人罪的周善现被判处死刑。2007年3月,被判处无期徒刑的张子枫被送往武汉女子监狱服刑。

  “如果还有来生,我不想再做女人,更不想做独自留守在家的女人,这样的女人奉献太多,付出太多,而稍有不慎,就可能遭到灭顶之灾。留守在家的女人太难了!”在送往武汉女子监狱的路上,张子枫对看守所管教干部说出了这一番话……

  南漳县是著名的三国旅游胜地,这里山奇、水秀、花好,有襄樊市后花园之称。

  张子枫就生长在风景如画的南漳县薛坪镇。1993年,20岁出头的张子枫嫁到了薛坪镇张坪村,丰满漂亮的张子枫犹如盛开的兰花,人过留香,张坪村的男女老少都为张家人娶到了这样一个好媳妇而高兴。张子枫待人热情,新婚蜜月还没过完,她就与村里的男男女女打得火热。

  张子枫的丈夫张军对新媳妇更是怜爱有加。张军的家经济条件不是很好,为此他觉得愧对能干的好媳妇。婚后不久,张军对张子枫说:“张子枫,我们一起出去打工吧,在外面挣了钱,好回来盖一栋新房子,不能让老婆总是跟着我受苦。”

  ”如果我们都出去打工,家里的事谁来做?不要忘了你还有一个哑巴哥哥,我们都出去了,谁来管他?”

  张军听了张子枫的话很感动,觉得家里确实离不开她,张军也舍不得离开妻子一个人出去打工,出门打工的想法就这样拖了下来。第二年,张子枫生下女儿, 家里的经济更紧张了,张军再次向张子枫提出到南方去打工。张子枫尽管很不愿意,但是想到家里确实需要有一些钱来支撑,就同意了丈夫到外面打几年工,攒些钱好盖 新房子。

  1995年,张军带着梦想和希望跟随乡亲们到南方打工。

  张军的哑巴哥哥虽然不会说话,也听不见声音,但他很机灵,心里是个明白人,干活有的是力气。张子枫在家带着女儿,里里外外操劳。三口人生活过得平静安逸。

  张子枫每天起早贪黑,忙了家里忙家外,虽然很累,但她只要看到丈夫寄来的信或是几百元、上千元的汇款,她的心里就格外高兴。她觉得,丈夫在外吃苦受罪,寄回的钱都饱含着丈夫对她的思念和爱。

  她相信丈夫对她和孩子的爱,她更坚信自己会对丈夫忠贞不渝。村里出去打工的男人多,留下了大姑娘、小媳妇,村里一些脸皮厚的男人就想方设法占女人的便宜,张子枫一个人在地里干活的时候,时常会碰到不怀好意男人的骚扰。

  “张子枫,你这么年轻,老公到外面打工,他怎么舍得丢下你啊,他就不怕漂亮媳妇被人家吃了豆腐?”

  “你看你,一天到晚只晓得干活,不晓得享受,一个女人天天一个人独守空房,好无聊吧,想不想我陪陪你?”

  “可惜了你这个美人坯子啊,女人没有男人怎么过,你守得住吗?好歹你也找一个,你看我行不行?”

  每到这时,那些臭男人就会走得离她很近很近,近得男人的呼吸声她都能听得出来。张子枫又羞又气,绯红的脸却让好些男人更加想入非非,他们死盯着她的脸,想从中挤出一点有机可乘的缝隙来。但是,他们得到的回答总是:“不要脸,回去找你的姐姐妹妹去!”

  张子枫是一个泼辣勤快的人,能干活,肯吃苦,不怕累,但她怕的是夜晚。丈夫在外打工转眼就是一年多了,精力充沛的她每到夜晚来临,就会被一种无边的孤寂所淹没,一个人睡在床上,常常心烦意乱,夜半醒来难以入眠。身边没有丈夫的温存和抚慰,张子枫觉得日子一天比一天难熬了。

  与张子枫相邻而居的周善现长得粗壮结实,人虽粗犷一些,但很勤快,张子枫家有什么做不了的重活,周善现经常会来帮帮她。张子枫没有像拒绝别人的帮助一样拒 绝周善现的帮助。在张子枫的眼里,周善现是一个老实人,他不会对她有什么威胁。

  周善现有一个不幸的家庭,妻子嫌贫爱富,跟着别的男人跑了,周善现独自一人,生活很清苦。张子枫很同情周善现,家里做些好吃的,她就会叫哑巴哥哥给周善现送一些过去,周善现对张子枫的关心十分感激。

  1997年春节之后,张子枫的丈夫又要外出打工。张子枫实在是不情愿与丈夫两地分居。丈夫在外打工两年,二十多岁的张子枫和丈夫在一起的时间还不到一个月,张子枫一千个一万个不愿意丈夫再出去打工,但拗不过丈夫的坚持,张子枫只得继续留在家里独守空房。

  就在这一年,一直坚信自己能对丈夫忠贞不渝的张子枫竟然抵抗不过生理的渴求,与周善现越过了感情的红线。

  这年秋天,周善现帮张子枫犁地。天气还很燥热,张子枫上身只穿着一件红花衬衣,胀鼓鼓的胸脯把那件衬衣撑得要裂开似的,女人身上特有的气息不时飘过来,引得埋头干活的周善现心里一阵阵躁动。

  两人干得有些累了,张子枫让周善现坐在地边树荫下休息一会,她端起一碗凉开水递到周善现的嘴边。周善现接过碗,咕嘟咕嘟喝下去,抹了一把嘴,眼睛 直直地看着张子枫。张子枫顺手拿起毛巾递给周善现擦汗,不料,周善现一把抓住张子枫的手,呼吸一下子粗重起来,张子枫惊慌中想抽出手,但周善现越抓越紧。张子枫在周 善现急促的呼吸中感到一阵阵眩晕,她终于无力地倒在了周善现的怀中……

  大山里,两个情感孤独的人像火山爆发一般,不可遏制地融在了一起。

  事后,又羞又急的张子枫赶紧整理好衣衫,她恨不得狠狠地在自己脸上抽上一巴掌,对丈夫的负疚感、罪恶感压得她喘不过气来,她狠狠地对周善现说:“你走开,你现在就走开,以后我再也不要你帮忙了。”

  张子枫和周善现的第一次私情虽然让她感到很羞辱,但她在生理上得到了久违的满足。这一夜,她睡得很香很沉。

  这之后好长时间里,张子枫都有意识地躲着周善现,她拒绝周善现来帮她做事,走在路上都要想办法回避着他。

  周善现却被张子枫的美貌和身体迷住了,他不时沉醉在梦一般的幻想之中。他放弃退守,以一种进攻心态主动去接触张子枫,即使张子枫不理他,他也不怨不气。他对张子枫说:“不管你怎么恨我,我也不会恨你,这一辈子,我得到了你,我死了也心甘情愿。”

  面对周善现的攻势,张子枫的防线又一次溃退。这次溃退让她在感情上开始沉沦,但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她会从此走向万劫不复的深渊。

  张子枫丈夫的哑巴哥哥终于有一天发现了张子枫和周善现的秘密。哑巴哥哥虽然没有结婚,但他对男女之事还是了解的,只要张子枫和周善现单独在一起,哑巴 哥哥就会盯梢。一次,两人刚刚宽衣上床,哑巴哥哥突然出现在两人面前,大声“啊啊啊”地嚷着赶周善现出门,还使劲用手在脸上刮(当地表示不知羞耻的意 思)。

  哑巴哥哥过去在家里很听弟媳妇张子枫的话,张子枫让他干什么他就干什么。自从他看见了张子枫的丑事以后,他开始变得不听张子枫的话,在家里做事不听,在外干活时也不听,这让张子枫非常生气。

  哑巴哥哥不好好做事,家里的一些体力活就更少不了周善现。周善现频频出现,哑巴哥哥就不停地嚷嚷,甩盆子甩碗发泄不满。

  张子枫和周善现的私情不仅被哑巴发现,乡邻和张子枫的丈夫张军也知道了。感觉颜面尽失的张军没有采取挽救的措施,而是选择继续到外面打工,以逃避张子枫红杏出墙给他带来的屈辱。

  对于丈夫的逃避,张子枫有苦难言。七八年独自支撑着家庭,劳累和孤寂一人的苦闷她向谁去说?在感情问题上她觉得自己有愧于丈夫,她想弥补,可她又 如何弥补?如何唤回丈夫的心?张子枫在痛苦和矛盾之中也开始放纵自己,在周善现贪图她的姿色的同时,她也主动投怀送抱,从周善现那里得到生理、心理上的满 足。

  2005年4月,哑巴哥哥对张子枫和周善现的行为表现出越来越狂躁的态度。两人常常是在如胶似漆之时撞上哑巴哥哥那双盯梢的眼睛。张子枫为此非常羞愤,周善现也十分恼怒。

  2005年4月15日上午,在一处400多米的悬崖之下,有人发现了哑巴的尸体,大家以为哑巴是夜间出来用农药毒鱼的路上坠崖而死。

  最先发现哑巴坠崖死亡的是村民周某。2005年4月15日上午,周某和妻子路经一个叫崖子嘴的悬崖上,突然发现一拐弯处的垫脚石不见了,周围散 落有一些血迹,现场附近还遗留有一个鱼舀子和一个编织袋,于是他们判断有人从此处坠崖了。他们立即报了警。接到报警的公安民警组织村民前来搜救,发现在崖 下400米处有一具尸体,经人辨认,正是张子枫家的哑巴哥哥。人们初步判定,哑巴是在毒鱼的路上坠崖而亡。

  4月18日,张子枫按照当地风俗将哑巴哥哥安葬了。然而,乡邻很快发现,哑巴的死亡太神秘,种种迹象和证据表明,周善现和张子枫有杀害哑巴的嫌疑。数位村民发现,如果哑巴是坠崖身亡,那块基础稳固的垫脚石不应该也同时坠崖,垫脚石周围更不应该有血迹。在现场附近,还有另一个鱼舀子,这个鱼舀子正是周善现的。

  薛坪镇派出所民警接到村民的第二次报警后即展开秘密侦查。结果证明,周善现和张子枫有重大杀人嫌疑。4月21日,民警在掌握了充分证据的情况下,将两人刑事拘留。

  周善现和张子枫很快交代了他们杀害哑巴的经过。

  2015年,哑巴已经成为两人私下密会的障碍。2005年4月,两人正在床上偷欢,哑巴再一次出现在他们面前“啊啊啊”地大声吼叫着赶开了两人。周善现非常生气,他向张子枫提出:“搞掉(杀掉)他!”被激情冲昏头脑的张子枫竟点头同意了。

  4月14日晚,周善现来到张子枫家,向哑巴提出次日凌晨到杨家河去用农药毒鱼。哑巴最喜欢毒鱼了,他答应了周善现。

  15日凌晨2时左右,周善现和张子枫、哑巴三人起床,经由崖子嘴悬崖向杨家河走去。在崖子嘴悬崖上,周善现捡起一块大石头,朝哑巴头上猛击几下。 哑巴满头是血倒地后,周善现把哑巴往悬崖下掀。哑巴死死地抓住树木,周善现用石头砸哑巴的手,直至哑巴坠向悬崖之下身亡。在此过程中,张子枫一直在现场用充 电灯照着周善现作案。

  案发后,周善现和张子枫自认为天衣无缝,却不知村民已发现了多种证据。周善现得知有人找到了他丢失的鱼舀子后,惊恐不已地对张子枫说:“你千万莫要乱咬(牵连)我,不管别人怎么问,你都说什么也不知道。”

  而就是这个曾在情人面前献媚讨好的男人,案发后却一心要拉上情人作他的垫背。他明知自己犯下死罪,但为了开脱罪责,减轻处罚,在法庭上竟诡辩是张子枫首先提出杀害哑巴的,砸死哑巴的石头是张子枫给他的,哑巴是他和张子枫共同推下悬崖的。然而,法官驳倒了周善现的诡辩。

  张子枫在法庭上没有为自己辩解。她知道,任何辩解都是无力的。在感情的道路上,她错走一步陷入泥潭,如今她又欠下一条人命。那条鲜活的生命,就是在自己的欲念之下被残忍地扼杀掉的。

  “如果还有来生,我不想再做女人,更不想做独自守在家里的女人,这样的女人付出太多,稍有不慎,就可能遭到灭顶之灾。留守在家的女人太难了!” 在送往武汉女子监狱的路上,张子枫对看守所管教干部说出了这一番话。悲怆和绝望写在她的脸上,她的心也似乎跌入无边的黑暗和深渊里。然而,她的罪孽是必须由 她自己来偿还的!

丝袜视频|恋足视频|踩踏视频|舔脚视频|丝袜美腿视频| 魔镜街拍VIP网

GMT+8, 2019-11-13 17:31 , Processed in 0.124742 second(s), 30 queries , Gzip

本站的所有图片 视频均属原创 仅供本站VIP会员下载 版权归本站所有 未经同意 请勿转载
内容经过严格审查筛选 "绿色街拍 阳光街拍" 绝不含任何色情的内容

© 2002-2022 Comse 网站地图 Discuz JPK5.Com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