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寂寞丝袜少妇将我拉上床,身体都虚脱了

[复制链接]
丝袜美脚高跟鞋 显示全部楼层 |浏览次数:63101 发表于 2018-8-22 17:17
  吃过饭后盈霞就走了。上车后她给我发了条短信 :“小弟,我很快就到家了,你不用挂念。姐姐也只是个打工的,没多少钱。我在你兜里塞了300元钱,你先用着。”

  我一摸兜,真的有300元钱。我忙给她打电话:“这钱我不能要。”她说:“我把你当弟弟,弟弟花姐姐的钱,有什么不能的。”看她坚持,我就对她说 :“我找到工作,拿到工资,就去找你。”可她却说:“你不用来。不太方便。我会经常去看你的。”我一听,就明白了。。。。。。。。。

  我是在结婚五年后才明白什么是爱,体会到爱的滋味的,只可惜这段爱情见不得阳光。我这么说,你该明白了,我爱的人不是我老婆,而是另一个女人。

  婚后没多久,1993年,我在老家办了一家招生代理机构。当时做这一行的人不多,我挣了些钱。同时,我还承接演出,偶尔还出去包工程。人家都说万事开头难。

  但说实话我那时真的挺顺的,干什么成什么。到1997年时,我手头已经攒了20多万元。谁知这竟然是我事业的巅峰。那之后我就开始走下坡路。或许我的好运气都在之前用光了吧,之后我是干什么赔什么。

  挣钱的时候,不管多累,心里是高兴的,家里也算和睦。赔钱了,本来压力就大,老婆非但不安慰,还不停在我耳边抱怨。邻居家有个麻将摊。为了图清净,散心,没事的时候我就到邻居家串门。不过我从来不玩,只是站在一旁看别人打麻将。

  有一天晚上我弯着腰正看得入神,突然感觉后背一沉,不知谁趴在了我身上。我回头一看,竟然是邻居嫂子岚芳。她见我回头,马上就站了起来。我也就没多心。

  之后我就进她家屋里看电视。也不记得看了多久,出来时,麻将摊已散了。我说我也要走了。可岚芳却突然拦住我,还关上了院门。她直言不讳地对我说,她已经喜欢我很长时间了。我第一次去她家时,她对我就有了感觉。我听后只觉得可笑。或许是从来没爱过,我根本不相信什么一见钟情。当时我就拒绝了她,然后开门走了。

  接下来的几天,晚上我都不敢再去她家看打麻将。谁知,一天夜里12点,她竟然跑到我家找我,说有事,还说我不去,她就不走。我觉得她在胡闹,可我又怕把事情闹大,只好跟她走了。我俩在她家一直坐到天快明,她说她这些天没见到我,魂都丢了。她说了很多,我却只感觉荒唐。第二天一大早,为了躲她,我就去了县城。

  大概1周后我才回家。刚一进家,岚芳4岁的女儿就跑来,递给我一张字条,是岚芳写的,她约我在村外的河边见面。我也想跟她说清楚,就去了。谁知她一见我,突然跪在我面前,求我不要不理她。说实话,那一刻我的心有些不一样了。岚芳第一次跟我说她喜欢我时,我真的觉得她这个人莫名其妙,疯了。

  可她这一跪让我的心再也硬不起来。我被她的执著打动了。也就在那一晚我们走到了一起。

  可就在我渐渐对岚芳动了真情的时候,岚芳在浙江慈溪打工的老公却打来电话,说在那边给她找了份工作。

  岚芳推托不掉。临别时她对我说,不在一起的日子,她会每天都给我打电话。她是这么说的,也真的是这么做的。因为不方便跟她联系,每天等她的电话成了我那时生活的一部分。

  4个月后,岚芳打电话说她想我了,问我能不能去慈溪找她,陪她到当年年底,再一起回老家。我答应了她。当时我包的一个工程正好完工,没什么事,重要的是我也真的很想她。那年的农历十月,我到了慈溪。下了火车我就去见了岚芳。当时她老公在家,我借口说来这边办点事,顺便来看看他们,她老公也就没多心。

  我在她家吃了顿饭后,就离开了。因为有她老公在,我和岚芳不可能每天都见面,两三天见一次也不现实。可我还是留了下来。

  从家出来的时候我带了1万元钱。我在慈溪的一家宾馆定了间房,一天70元,包了两个月。那段日子我天天就在街上闲逛,到了岚芳快下班的时候,我就到离她打工的工厂不远处的路口,静静地等她出来。远远地看她一眼,我也就心满意足了。

  离春节还有10多天时,我身上的钱花完了。房租没有问题,我已经交过。但我没钱买吃的,只好不停地喝水充饥,饿了就喝,要不就睡觉,硬撑了3天。

  断粮的第4天,我饿得前心贴后背,连觉也睡不着了。我坐在桌边看岚芳以前给我写的信,看着就忍不住落泪了。或许是看得太入神了,什么时候有人进了屋,走到我身边我都不知道。

  后来我感觉身后似乎有人,扭头一看,是个女服务员。我心一惊,猛地站起来,问她:“你干啥呢?”可她没吭声就走了。大概1个多小时后,那个服务员又推门进来,递给我一厚沓宾馆的饭票,还有2000元钱。塞到我手里后,她扭头又要走。我感到莫名其妙,马上把她拦住了。我问:“你这又是干啥?”

  她说:“我已经注意你几天了,你不出门,也不让送饭。不瞒你,刚才我在你身后看了那封信。我和你一样,以前感情上也走过弯路。这些钱你拿着,将来有钱你就还我,没有就算了。”

  说完她就走了。当时我心里也说不清是感动,还是感激,也不知是该感谢上天让我遇到这么个好大姐,还是该感谢大姐雪中送炭。我扑通一下跪倒在地。

  当天下午那位大姐又来了,和她老公一起。她老公也在宾馆打工。他们两个都是云南人,好不容易才走到一起的。他们安慰我,鼓励我了两句后就离开了。

  吃饭的问题解决了。我又在那边等了10天。岚芳突然打电话跟我说,她回不去了,老公不让她走。很无奈地,我一个人伤感又落寞地离开了慈溪。

  当年农历腊月二十二,我到了家,第一件事就是把大姐借给我的钱给汇了过去。我失踪两个月,妻子对我怨气特别大,天天跟我闹,怀疑我有外遇。我又开始干老本行,做招生,但那两年这一行越来越不好做,赔了些钱。

  2013年,包工程我又被骗。不但赔了本钱,还欠了六七万元。反正那几年我做什么都不顺。我灰心丧气,在家歇了两年,什么都没干。

  那几年岚芳依旧和我电话联系,只是时间越隔越长,从每天都打,到后来三四天打一次,再后来一两周,一两个月才联系。

  2016年,岚芳又打电话,让我去慈溪见她。我挺犹豫的。这时我们当地派出所给我打电话,说云南那边有一个男的找我,有急事,让我赶快去,还说他和我是在慈溪宾馆认识的。他联系不到我,但知道我家住址,只好通过114查号台找到我们当地派出所,求他们帮忙。听了民警的转述,我马上猜到那个男人是好心大姐的老公。人家帮过我,这么急联系我,肯定有事。第二天我就买了去云南的火车票。

  谁知到了之后,我才知道大姐因病去世了,在医院时,大姐一直念叨着想见我一面。可我还是去晚了。到大姐家的第二天,大哥就带着两个孩子,还有我,去了后山,大姐埋在那里。我为大姐守灵三天。去的时候我带了总共7000元钱,给大哥留下了5000元。我不知道还能帮他们什么。

  离开云南,我就去了慈溪。大姐的去世给我打击很大,我觉得人生无常。我很想再见岚芳一面,然后结束生命。生意失败,婚姻痛苦,爱情变淡,我已经生无可恋。

  到了慈溪,我没有立刻与岚芳见面,只是每天都去看她,在她打工的工厂附近闲逛。那时我也说不清自己对她是爱多一些,还是恨多一些。是她招惹的我,当我越陷越深的时候,她的心似乎却离我越来越远。

  一周后我下定决心去见她,其实也是下定决心结束生命。那天早上我去了她家,她老公也在,我和她说了两句话就走了。她很平静,见我来,看不出有什么激动。

  从岚芳家出来后,我就直接去了江边。坐在江边的巨石上,我又给岚芳发了条短信,也就算是遗言吧。我说:“我不管走到哪儿,走多远,就算到死,我都不会忘记你。以后我不在你身边,你多保重。”

  短信发出后,我点燃了一支烟。抽了几口,我扔掉烟蒂,眼一闭就准备跳入奔腾的江水中,结束生命。可就在这时,我的手机响了。我以为是岚芳看出了什么,要劝我。电话一接通,没等对方开口,我就说:“你不用劝我了,我也不是单纯地为你而死,只是活着太累……”这时一个陌生女人的声音打断了我:“你的短信发错了。

  发到我的手机上。你不用跟我解释,我也没法劝你。你要真想死,我也挡不住你。但在你死之前,我必须让你知道,如果你死了,那就是两条人命,还有一个无辜的人会因你而死。”我听得莫名其妙,为什么我的身上总发生这么多奇怪的事。

  最初我还不相信自己发错了短信,后来仔细看了一下手机号,真的错了。我沉默了一段时间,电话里陌生女人的声音显得越发焦急和不安,她说:“如果听我一句,你马上回去,不要做傻事。你告诉我你在哪儿,我以最短的时间赶去。你要是答应我回去,你可以挂断电话。否则,挂了电话,三分钟之内,我也会从楼上跳下去。”她不停地劝我,那种感觉就像我的家人在关心我。

  我当然不能让一个和我毫无关联的人因我而死。不管她说的是真是假,我都不能冒这个险。我说:“好吧,我答应你。”我从巨石上爬下来,回到宾馆。没多久,我就又收到了那个陌生女人的短信:“你现在在哪儿?”我回复她:“我已经回住处了。”她或许还不放心,一直说要用最快的速度赶过来。我也没多想,只想着那是一种安慰方式。

  那天我陪她们三人打了一下午牌。晚上6点左右,于姐说要请客,她们带我去了北京郊区的一家饭店。本不能喝酒的我被她们灌了很多,迷迷糊糊中我们又去唱了卡拉OK。

  一直玩到凌晨1点多才回去。因为当时喝醉了,只记得于姐他们三人扶我进了里屋。隐约感觉有人在往我嘴里塞东西,过了一会感觉浑身一片燥热,想脱去衣服。当我脱掉身上最后一件衣服的时候屋门开了,三个女人站在我面前,她们疯狂的扑到了我床上……第二天醒来时已经中午了,感觉浑身好象虚脱了似的,努力的回想……昨晚的事断断续续的浮现。这怎么可能?我怎么会做出这么龌龊的事情,大脑仿佛要爆炸了。

  去捡被扔的乱七八糟的衣服时,看见了一个盒子,捡起来一看,我顿时明白了一切,我的大脑一片空白,全身一丝力气也没,拖着疲惫的身体离开了这个罪恶的房间……我没有把这件事告诉任何人,我也不敢告诉他们,这件事情如果告诉了别人,他们会怎样看我,我已经失去了作为一个男人应有的尊严了,我不想再失去亲人和朋友,所以我只能离开,离开这个另我感到恐惧的城市。

丝袜视频|恋足视频|踩踏视频|舔脚视频|丝袜美腿视频| 魔镜街拍VIP网

GMT+8, 2019-9-23 23:57 , Processed in 0.110398 second(s), 34 queries , Gzip

本站的所有图片 视频均属原创 仅供本站VIP会员下载 版权归本站所有 未经同意 请勿转载
内容经过严格审查筛选 "绿色街拍 阳光街拍" 绝不含任何色情的内容

© 2002-2022 Comse 网站地图 Discuz JPK5.Com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