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奴调教熟女阿婕的数据

[复制链接]
丝袜诱惑视频 显示全部楼层 |浏览次数:310947 发表于 2018-9-7 03:43
  在杭州的的酒店房间,我把阿婕五花大绑捆绑起来。

  近几年,我经常上日本的SM网,学习了不少捆绑的方式方法,而我喜欢是捆绑时强调女性乳房的捆绑方法。阿婕的乳房本来就高耸饱满,一勒绳子,乳房就更夸张的突出来,简直令人血脉贲张,

  我感到下面一种无法遏止的、雷霆万钧的冲动,像熔岩涌动,若火山喷发,似狂风暴雨,如电闪雷鸣。我把她推倒在躺床上,把那丁字裤往旁一拉,双手把她双腿尽最大限度地张开,迫不可待地把我的小弟猛插进她那湿滑的小洞中,直捣黄龙。

  我用手抚摩阿婕的脸,她竟然把我的手指咬住不放,几乎连指骨也给她咬断,喉咙不住发出令人兴奋的浑浊低沉的呻吟。

  阿婕作爱有一个特点,就是爱扭动,爱挣扎。她一挣扎翻了个身,就趴在床上,这使我那小弟滑了出来,我要拼命地再次把她按住,再次狠狠地插进去。就这样不断地挣扎不断地翻身,迫使我小弟不断地滑出,又不断制服她插进去,最后忍不住一泄如注。阿婕的阴道也随着我的下体猛烈抽搐发生强烈的有节奏的收缩、跳动。我们也随着高潮魂飘天外,已不知今生何世了。

  高潮后,阿婕告诉我,今天作爱时,她有一种强烈的冲动,就是想我象真真正正坏人和QJ犯一样,用暴力把她制服、征服。她不断挣扎,就是要B我做得B真。她告诉我,在家被老公QJ时也不断挣扎,那时其实是内心痛苦,不想被老公QJ;而和我作爱,却渴望被QJ被制服,感到的是强烈激情和前所未有的快感。

  激情过后,阿婕感到浑身伤疼,白皙的手臂也被绳子勒出一道道的紫色的淤痕,双肩酸疼。她抚摸着布满伤痕的手臂,不无心疼的说,“你这个变态,把我弄成这样,明天我怎么见人?我这次出门都没带上长袖的衣服呢。”

  我亲吻着她手臂上的的伤痕处,说,“你看这道道紫痕和你的洁白的玉臂多合衬,简直是人间稀罕的艺术作品。”

  她一把扭住我的耳朵说,“好好好,让我也把你绑起来QJ你,让你也尝尝是什么滋味的。”说着,拿起绳子命令我,“把身转过去,双手放在背后。”

  其实,我虽然天生是“S”的一方,

  “S”是无疑的,但有时确确实实带有“M”倾向,带有受虐的潜质。我在《我和小莉SM的日子》一文中也说过,在Q市工作时,经常让小莉把我捆绑起来,享受受虐时带来的快感。所以,我是很乐意被自己所爱的女人虐待的。不过小莉很会虐我,使我在受虐时感到很享受;而阿婕却什么都不懂,尽管小莉那时才不到二十岁,阿婕却已经三十多岁了。

  阿婕不会绑人,把我双手绑起来之后,将剩下的绳子在我身上胡乱缠起来。把我绑起来后,阿婕有点不知所措。我躺在那儿动不了,她只好给我口交,弄挺之后自己套进去之后上下猛抽动,一会儿就累得坐在那里不想动了。然后要我跪着,她自己趴在我前面,把屁股抬到我的小弟那儿,用手把我那小弟带进去她的小洞处,要我抽插。我被绑着,根本没法用力地抽插她。勉强挺了几十下,毫无劲力,阿婕乏味极了。

  阿婕有点无可奈何地说,“哎,女人天生是被虐的角色,调换了施虐角色,一点趣味都没有,简直是受罪。还是让你来虐待我,让我来好好地享受。女人还是做女人该做的角色,享受女人该有享受好。”

  说着,帮我松了绑。把绳子丢给我说,“来,绑我。”说着,阿婕转过身去,把双手反剪在背后,等着我绑。

  我笑了,“你不怕手臂又添伤痕吗?”

  她转过头来撒娇:“唔,快点嘛,搞的人家在兴头上又不干,什么意思嘛?”

  我笑着说,“这么说,你以后是心甘情愿被我绑?被我虐待罗?”

  阿婕又撒娇地摇动双肩:“哎呀,你到底绑不绑嘛?”

  我笑着把她双手狠狠地绑起来。

  由于在网上我学会了许多绑人的技术,这次又变换了一种花式,在她胸前绑成一个五角星的花样,煞是好看。

  我把她推到镜子前,说“你看看自己被绑起来之后有多美。”

  她对着镜子看了一下,脸儿就红了。马上把脸儿扭过一边说,“你这个坏蛋,从哪里学来那么多坏招,把我搞上瘾了,我不会放过你。”

  “我就是让你上瘾,中毒,让你没我不行。”说着,我把她押到床边,把她的双脚分别固定在两个床脚上,再把她穿的内裤搓成一团,堵上她的嘴巴,用一条绳子勒上,在后脑勺狠狠地打上结,这次,她没法象刚才那样挣扎了,而且不管她怎么挣扎,也都无济于事,只好乖乖地听我摆布。她在被我摆布时,也充分享受着被征服的快乐。

  从杭州回来之后,我们每隔十天半月就幽会一次。我把绳子、电动自慰器、SM光盘、有SM内容的色情杂志、电脑什么的一股脑儿都拿到她的家,目的是让她知道SM是一种爱的方式,这和她老公的性虐待有什么不同等。

  在我和她一起看SM影片时,我发现她最不喜欢看是鞭打和滴蜡,每逢看到这类镜头的时候,她都用高速跳过,但每当有暴力甚至几个男人暴力QJ一个女人的时候,阿婕就浑身发软,下体如春天的小溪,潺潺流水,一直流到屁眼都湿漉漉的。这天,我搂着她欣赏着一套SM片子:一个男主角用暴力,又是抽耳光,又是抓头发,制服了那个女优,并把她绑起来QJ。看着看着,阿婕浑身发软的倚着我说,“象他那样QJ我好吗?”说着,把绳子递了过来。

  平常她递过绳子都会把双手反剪等我去绑,我也慢慢地绑出许多花样来慢慢欣赏、调情,最后才插进去达到最高境界。这天她却没有乖乖地让我绑,而是挣扎着不让我绑。

  这让我有点发窘,因为我这人天生不喜欢暴力,只是喜欢比较温柔的SM。但阿婕却天生喜欢暴力,喜欢被制服被征服的感觉。她还笑着挑逗说,“你不是喜欢QJ我吗?来呀,象刚才电影那坏人那样狠狠地揍我,掐我,QJ我。”

  很明显,她要我扮演坏人的角色。我只好顺着她的意思,象饿狼般地扑过去,抓住她的头发,死劲地把她按在床上。我平常都在办公室工作,手无缚鸡之力,她拼命地挣扎,几乎没有力气制服她。只好整个人坐在她的腰上,用双手对付她的一只手,缠上绳子,再把另一只手扭过来胡缠几圈之后,才算把她的双手捆起来。这时她的脚还在胡蹬一气,我还是坐着她的腰,把绳子打个活套,先把她的一只脚套上,然后拉着这条腿再缠上另一条腿上,至此,她才算被制服。虽然如此,阿婕还在不断地扭动身体挣扎,还用口咬我。我根本无法插进她的下体,但这种挣扎却恰恰激起我的原始本能,我过去狠狠地给她一个耳光,捏住她的鼻子,B着她张开嘴巴,然后把她的内裤揉成一团,塞进她的嘴巴,用绳子勒上,不给她吐出来。再把她双脚剩余的绳子套上她的脖子后面,这么一来,她被我绑个“胡座缚”,躺在那儿,动也不能动,那下面的器官和后庭一览无遗地暴露出来,湿漉漉的,洁白的床单也被弄得一片狼籍。看着这极其淫糜的场面,试问世上谁可抗拒?任你是银样蜡枪头也变成丈八铁金刚啊。我只能持枪敬礼,直捣黄龙,一轮急风暴雨式的冲刺,直刺得天昏地暗,翻江倒海,长江缺堤,方才罢手。

  这次之后,阿婕每次作爱都要求我用暴力。她说,上次我打她耳光,她居然感到很兴奋,而且希望我再这么对待她。我听她这么说,真的感到她有点变态。

  阿婕告诉我,她一直也觉得自己是变态的。她说她很小的时候,每当看到一群色狼男人QJ一个女人的电影、电视镜头时,就感到身体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兴奋,下面不知不觉地流出很多水来。还有就是喜欢闻自己下体流出的分泌物的气味,还在少女的时候,常常偷偷摸摸脱掉自己的内裤嗅闻,不禁兴奋起来,就用手淫自慰。以至后来结婚很久,老公正常性交都不能满足她的性欲。老公不在时,偶然还自己躲起来“自摸”。

  我用暴力QJ她,用她内裤堵她她的嘴,刚好满足了她这两种变态的倾向,所以,那天她感受到前所未有的高潮。而我心里却一直有种莫名其妙的内疚,我这一辈子都没有打过女人,何况,阿婕还是我心爱的女人啊。那次我却下手很重,打得好狠。

  我喜欢的SM方式,是把我喜欢的女人绑起来,绑成各式各种花样,慢慢欣赏,慢慢调情,玩各种SM游戏,最后到不得不发时,才交合作爱,共赴巫山云雨。虽然以前跟小莉玩SM时也动过粗,但小莉喜欢被绑起来接吻、调情,咬乳蒂、阴蒂,舔阴,用海绵拖鞋打屁股,最后交合,和我喜欢的方式比较吻合。不象阿婕那样真正喜欢暴力,喜欢给我打耳光、扯头发、掐脖子、按在床上、踩在地下、被制服被征服。但是,让我真正地打一个自己心爱的女人,我还真的没法下手,而且还担心把人打伤打坏。

  虽然阿婕天生就如此变态,但她老公用暴力QJ她,她却没有快感,而且还感到很痛苦,而和我作爱时,偏偏喜欢暴力,喜欢我QJ,喜欢我打她耳光。这真是没法解释。

  阿婕的解释就是“爱”。因为她爱我,也感受到我对她的爱,所以我对她的暴力,是一种爱的宣泄,她接受我的暴力,灵魂和肉体有一种彻底的解脱的快乐。而老公对她的暴力,使她感到是一种憎恨、讨厌和蔑视,是对女性的不尊重,而这种痛苦不仅仅感觉是肉体上的,最重要是心灵上的。

  一样的暴力有两种截然相反的感觉,这就是阿婕给自己的解释。

  四、彷徨的路口

  我们又作爱了。

  那天,我花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把她给结结实实绑了起来,堵上嘴巴,插上电动jj,用绳子固定在腰上。阿婕正在兴头上。突然,她的手机响了起来。

  真是扫兴!没奈何,因为阿婕双手双脚都给我绑住,动也动不了。我只好抱她站在地上,下床到化装桌拿手机放到她耳朵旁,拿掉嘴巴的内裤,让她通话。这时,阿婕的样子有点滑稽,双手反剪,电动jj还插在小穴里,又不能坐着,只能站在那里。而我因为拿着手机给她通话,又腾不出身子给她解开腰上的丁字绳裤。原以为在电话讲几句就完事,我们可以继续玩那事儿,所以就不松绑。谁知我一摁下通话键,阿婕就后悔起来,她的直觉已经感到是谁的电话了。

  电话是她以前的老公打来的。

  因为说话是用他们家乡的土话,我听不懂。但他们时而高声吵骂,时而低声说理,足足有差不多半个小时,我就拿着手机贴在她的耳朵上,陪着他们“舌战”。而这半个小时阿婕也滑稽到极点,双手双脚被绑着不算,小穴的电动jj还在不停地转动、摆动。

  等到通话完毕,阿婕就骂起来,“***这死人头,真是烦死了。不管他的!我都快不行了,来,继续干我!”

  等我把那电动jj拔出来,阿婕的小穴好象失禁一样,哗哗地喷出许多水来,也不知是尿水还是淫水,直弄得那雪白的床单一塌糊涂。我把她翻过身来,让她屁股高高地翘起,我的欲火被她的那半小时电话压得简直难以自制,这下子还不有冤报冤有仇报仇,忍不住提枪跃马,直捣魔穴,刺得她不住求饶、浑身抽搐,气若游丝,方才放她一马。

  高潮过后,我们躺在床上休息了一会儿。阿婕问我:“刚才能听懂我跟那死人头说什么吗?”

  “能猜得出来。是你老公求你回去,你拒绝了,你说你和公司签约了5年,不能说回去就回去,要过5年再说,是吧?”

  “你没听懂,他要我寄钱回去。他现在很等钱用;还说要我回去,说要我原谅他。”

  “你们不是各自分开了吗?还寄什么钱?”

  她叹了一口气说,“哎!你们男人永远不会懂得女人。”

  原来阿婕出走不久,她老公就和那个女人闹翻了,头也不回,走了。当他儿子告诉她这个消息时,她曾经也动摇过,想:只要他回心转意来广州接她回去,一切都不再计较了。但是几个月过去了,她老公竟然没给她一个电话,那就说明了自己在老公心目中的地位。从此,她就死了心,把一个心都全贯注到事业上来。几年之后,阿婕有了钱,有了地位,曾经回家一趟,目的想看看她那日夜牵挂的儿子。这时,儿子已经十岁了,老公工作还是没有个着落,儿子跟着她老公连学费也交不起。阿婕想把孩子带来广州,但又担心,孩子来广州,刚起步的事业可能就受拖累,其结果是两边的经济来源都受到影响,这就更加竹篮打水。还不如给一笔钱她老公,要他搞些生意,自己在再寄点钱给儿子帮补一下。

  阿婕说,“这个死人头对我确实没什么好,但却很疼爱儿子,自己不吃不穿,也要给孩子吃好的穿好的。做生意也有头脑,也不知什么时候学了电脑这玩意儿,只要给他条件,他还是可以从头来的。所以,把孩子交给这死人头,我还是放心的。不过,这需要钱。”

  于是,阿婕还是决定拿出几万块钱给她老公。让他老公去做生意,总比打散工强。她那老公也还算个素质比较高的人,阿婕回到广州不久,儿子就来电话说,他爹用她给的钱,买了几台电脑,在当地一家中学租了个房子,办起了个电脑学习培训班。那时当地个人电脑刚起步,生意也不错。所以越做越大,需要的资金也越多,没钱的时候,就想起老婆的好处来了,不断地打电话给阿婕要钱,还提出复合感情的事情。说以前自己不好,对不起阿婕,现在生意红火,经济环境好起来了,阿婕不需要再在外头抛家弃务,一个人寂寞。还是回到他身边来吧,他以后会加倍对她好,补偿以往的过失等等。

  虽然阿婕不愿意,但老公身边还有个孩子,不看僧面看佛面,为了儿子有个好的经济环境,阿婕还是不断地寄钱回去,虽然名义上是寄给儿子的。但感情复合,她就坚决不答应。

  她告诉我“我对他已经死了心。”

  到现在我才明白,阿婕的收入那么高,但家里的家具陈设这么简陋,穿着那么简单朴素,其原因就在这里。之前,阿婕在我心目中,已经是一位至高无上的女神,听了她这番话,更对她的崇敬有加。在我心中,阿婕不仅是一位伟大母亲、妻子,更是一位伟大的女性、女奴。

  遗憾的是,我和阿婕只能尊敬和爱慕对方,却不可能结婚成夫妻。

  阿婕曾经很深情地告诉我说,“我们注定是‘不能天长地久,只可曾经拥有’,我是一个被伤害的女人,我很懂得被人伤害的那种痛苦,我怎么忍心去让一个无辜的好女人去受这种伤害呢?我知道,你很爱我,但同时也很爱你老婆,我不能为了自己而去伤害你老婆,这其实也是在伤害你,就算能和你在一起,我们也不会幸福。这么多年来,我只找到你一个是我所爱的男人,但却不能和你结婚,你知道我内心得痛苦吗?”

  听了她的话,我也感动的眼泪吧嗒吧嗒的直流。

  “其实你对老公是否真的死了心,如果是,为什么不在广州买一套房子定居下来?而且,我总觉得你不会永久留在广州,将来一定回到湖北老家去,象你原来的老经理。”

  我问。

  “这个问题也不断缠绕着我,其实,最初我是想在广州找一个我爱的男人,和他一起生活,不回到湖北去了,儿子长大后,就把他接来一起生活。但可惜的是,我终于找到了我爱的男人,但这个男人却不可能和我一起生活。人毕竟要落叶归根,等我挣够钱,我还是回老家买套房子,做些生意,把孩子接来,一起过日子。”

  我说,“你这只是一相情愿,你离开孩子已经有八年了,当然,他不会不认你这个娘,但他从懂事后是跟爹一起长大的,如果将来你回去要和你老公分居,你说那孩子会选择跟你还是跟他爹?”

  这话说出了她的心病,所以阿婕只能含糊其词:谁知道?将来再说吧。

  阿婕也明白,我和她不可能有结果的。

  虽然阿婕做事好象很坚决,但我直觉还是感到,她对她的那个“死人头”还是余情未了,总有一天,因为儿子的原因,她会回到她老公的身边,条件是她老公仍然还等她。

  一个偶然的事情,终于证明我的感觉是对的。

  这天,我们又展开了SM大战。我们打得难分难解,从床上一直打到床下。最后结果是她终于被我四马躜蹄地绑起来狠很地“QJ”一番。完事后,她留我吃顿饭。因为肉菜市场容易碰上熟人,对我们两人的声誉造成不好影响,所以只好她一个人到市场买菜,我独自在她家看电视。临走又告诉我,洗澡的热水器坏了,能不能帮忙修修。

  阿婕出去后,我就找工具帮她修热水器,翻箱倒柜的都找不到扳手或钳子等工具,自然,一个女人的家,哪会有什么工具呢?

  工具没找着,却无意中在抽屉翻出她跟那老公和儿子给她的信和一把汇款单据。他儿子已经14岁了,正在读中学,对父母的事情很了解。一封她儿子的信上说,他现在放学回家,做完作业,晚上就到父亲办的电脑培训学校帮忙,做“老师”,为此,父亲每月给他200块钱作为“工资”,他很想买一部“快译通”电子词典,但每个月都花光他的“工资”,想母亲给他在广州买一块“高档”的。

  末了,孩子在信中说道:“阿姨走后,爸爸一直再没有和别的女人在一起,妈,这么多年以来,我和爸爸都盼着你回来,我们一家团聚。”

  吃饭时,我又提起她老公的事情。

  我说,“春节快到了,你也三四年没回去了,趁着现在荷花山庄的业务都上了轨,春节回家一趟看看儿子,顺便也看看父母嘛。”

  “回家?我回去哪个家?就算回去,我也只是看看父母,我哥和他们住,会照顾好两个老人的,我放心,可那是我哥的家呀。另一个又不是我的家,那个死人又不是我丈夫,我回去干什么?”

  “但那里毕竟有你的儿子啊,小孩子变的快,几年不见,到时候你也认不出了儿子来了。在你印象中,孩子的样子可能还停留在三四年前的样子吧?”

  可能是我的话打动了她,她沉默了,看样子,阿婕还在犹豫。我也只好点到即止,让她考虑。

  第二天,买了一部质量比较好的“快译通”给她带给儿子,阿婕马上醒悟到我偷看了她跟她老公、儿子来往的信件。

  我向她坦白说,“我看了你的信,你的事我都知道。但我还是劝你几句,你那老公老是来信要钱,你可是要想清楚,不要成了他的摇钱树,反正他现在经济上也可以自立了。你的钱来之不易,每个铜板瓣开都有血有汗,还是留着为自己的将来着想。至于是否和他复旧,你用自己的感情和理智来决定吧。只要你决定回到他身边,我决不插入你们之间。”说完,我就告辞走了。

  几天之后,我接到阿婕打来的电话,说她已经准备登机,回湖北老家过春节,看看两位老人,还准备看看孩子。会住上一段日子。因为知道我节前很忙,所以没通知我,免得我又送她飞机,顺便给我拜个早年。末了,她说,工作业务上,都暂时交给她的副手陈经理,有事情请我找陈经理,有什么不周之处,请我多包涵。

  我问:“你还回来吗?”

  “一定回来!” 她很坚决地说。

丝袜视频|恋足视频|踩踏视频|舔脚视频|丝袜美腿视频| 魔镜街拍VIP网

GMT+8, 2019-8-26 01:56 , Processed in 0.100339 second(s), 34 queries , Gzip

本站的所有图片 视频均属原创 仅供本站VIP会员下载 版权归本站所有 未经同意 请勿转载
内容经过严格审查筛选 "绿色街拍 阳光街拍" 绝不含任何色情的内容

© 2002-2022 Comse 网站地图 Discuz JPK5.Com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