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在医院遇到一位穿黑丝袜的美女护士

[复制链接]
丝袜美脚高跟鞋 显示全部楼层 |浏览次数:4331503 发表于 2018-9-17 14:45
  傍晚时分,李萍带着儿子沙沙从县一中玩耍回来。刚进家门,便对唐斌说:“老公,我肚子好痛,可能要生了,今晚去医院吧?”唐斌说:“出羊水没有?”李萍说:“没有,但刚在一中玩时,我去上厕所,发现出血了。”

  唐斌听了,马上说:“那现在就去医院,去晚了怕对胎儿有影响。”把婴儿的衣服、生活用品打包后,就带着老婆和儿子去了县妇幼保健院。

  在二楼妇产科医生办公室,女医生详细询问了情况后,说:“你去四楼检查一下。”李萍去了四楼,不一会儿,拿着检查单返回来。医生看了,说:“脐带缠着胎儿的脖子,今晚必须生下来。否则,有生命危险。你这是第几胎?”唐斌答道:“第二胎,第一胎是剖腹产,后来又患宫外孕开了一次刀。”医生说:“这次也只有剖腹产了,你扶她去对面检查室插尿管。”

  唐斌把李萍扶到正对门的检查室。年轻护士说:“把裤子脱掉。”李萍躺在床上脱了几下,却没脱下来。护士对唐斌说:“帮你老婆把裤子脱下来。”唐斌走上去,帮忙脱了。这时,护士凑上去,在李萍的私处涂上些许液体,然后拿起剃须刀,便把那里的毛刮得干干净净。

  唐斌好奇地问:“护士,干吗要把这里的毛剃掉,剃了一点也不好看!”护士扑哧笑起来,说:“把毛剃掉方便做手术,而且流出来的血也不会沾住毛,到时容易清洗。”剃完毛,又给李萍插上尿管。三人走出检查室,李萍很快被带到手术室。

  手术室门关上后,唐斌和儿子坐在走道上的凳子上等候。半小时后,手术室门打开了,护士把一个婴儿送到唐斌岳母面前,说:“李萍的毛毛,女孩子。”老岳母接过婴儿,马上抱到病房里。又过了半小时,护士才把李萍推到病房里。待一切安顿好后,已是晚上十点钟。

  小小的病房住了三个病人,加上护理家属,病房立刻显得拥挤起来。唐斌没有地方睡,只好掇条凳子坐在床边看老婆输液。老岳母带着儿子躺在病房的长木椅上早已睡着了。

  凌晨一点多钟,唐斌趴在床沿上迷糊了一阵,醒来发现药瓶里的药水快输完了,他赶紧把滴管关好,起身去叫护士。护士值班室门关着的,唐斌悄悄来到门前,透过门上的玻璃窗口,朝屋里看,只见先前那个护士正坐在办公桌上的一台笔记本电脑前看什么,而且还戴着耳机。

  唐斌心想:“她在看什么?而且还戴着耳机,神神秘秘的?何不进去看看?”心里这样想,顺手轻轻把门一推,门竟被悄无声音地推开了!蹑手蹑脚来到护士身后,只见电脑显示屏上正在播放不堪入目的成人电影!

  唐斌肚里想:“原来护士也耐不住寂寞!”默默地看了七八秒钟,然后轻轻说:“护士,214病房11床要换药了。”护士听了,猛地回头,见是个男人站在身后,羞得马上摘下耳机,并把笔记本电脑合上。唐斌知道她害羞,笑着说:“这样关机对电脑有很大的损伤,容易丢失文件。”

  护士羞得满脸通红,说:“输液管关了没有?”唐斌答道:“关了。”护士说:“好的,我马上来。”起身去隔壁药房拿药。唐斌回了病房,刚坐下,只见护士拿着一瓶药进来,取下那个空瓶,把输液管拔出来,插到新药瓶里。

  唐斌坐在旁边,静静地看她换药,同时迅速看了一眼她胸前的工作卡,只见上面姓名栏写着“郑芳”。郑芳换过药,便转身离开,唐斌感觉得出她比先前换药的态度明显温柔多了。刚才的偶然发现,让他有些兴奋,以致于没有一点睡意。

  唐斌于是关上门,来到过道里,来回踱着方步。郑芳给对面一个病房里的产妇换过药后,走出来,见了唐斌,说:“睡不着?”唐斌笑笑,说:“根本没地方睡,只好在外面走走。”郑芳打过招呼,又回了护士值班室。唐斌肚里想:“反正睡不着,何不又去瞧瞧她在干什么?”打定主意,便踱着方步走过去。

  护士值班室门打开的,唐斌刚出现在门口,郑芳说:“过来了?”唐斌说:“睡不着,想过来聊聊天打花时间。”踱进屋里。郑芳指了指对面的长木椅,说:“请坐,我一个人值班也正无聊呢。”唐斌在长木椅上坐下来,一眼就瞅见郑芳穿条肉色裤袜,外面再穿件粉红色的护士衣,在灯光的照耀下,真是美极了。

  唐斌最喜欢欣赏女人穿丝袜,每次上街,只要看到哪个女人穿条丝袜或袜裤在眼前晃过,一双眼睛就象雷达那样,紧紧锁定这位丝袜女人,他感觉那一条条丝袜美腿,就是世上最好的风景。

  现在,唐斌偷偷欣赏了一下郑芳的美腿,笑道:“你们女人真不怕冷,这么冷的天穿条丝袜就行了。”郑芳笑道:“哪里,是加厚的好不?”唐斌“哦”了一声,说:“一点也看不出来,穿在身上确实蛮好看!”郑芳又笑了一下,问:“真的吗?”故意晃动两条腿。唐斌连忙说:“当然!穿上丝袜,被灯光一照,真是美极了。”郑芳笑着纠正道:“这是裤袜!”

  唐斌假装真讶,说:“我怎么一点也看不出?”郑芳说:“是真的。”说着把护士衣往向掀了一下,唐斌想:“这女人敢在面前掀自己的衣服,看来比较容易接触,目前我正想组建美女集中营,何不与之聊些耳热的话题试探,如果她不反感,说不定以后还能将其吸收为集中营的第一个美女成员呢。”于是对她说:“你晚上一个人值班无聊吗?”

  郑芳答道:“那当然,特别是凌晨以后,病人、病人家属都睡了,二楼就我一个人坐在值班室里,无聊死了。”唐斌想起她刚才在看成人电影,故意问:“你们这里的电脑不能上互联网?”郑芳答道:“不能。”随即脸一红,说:“不能上网,我只好自己买台笔记本电脑,在家里下载电影,带到这里看。”   接着,话锋一转,说:“你老婆的药水快输完了吧?”唐斌说:“我去看看。”起身去病房,发现果然剩得不多,便返回来,告诉郑芳。郑芳说:“我马上来。”唐斌于是又回到病房,坐在老婆病床前。

  没出一分钟,郑芳拿着药进来。由于两张病床之间的距离不大,加之房间里又放满行李,唐斌只好站在两张病床之间,郑芳换好药,转身欲离开,无意中将屁股蹭到唐斌的手背,唐斌立即感到一阵酥痒,肚里寻思道:“她奶奶的,这女人的屁股真她妈的软,就象发酵面团!”这天晚上,唐斌一直在细细回味那电闪式的肌体接触,不觉外面天已大亮。

  第二天早晨八点钟,给岳母买过早餐,岳母说:“小唐,昨晚一直没休息,你现在回去睡一觉,小孩子我带在身边,你中午时分送饭过来。”唐斌答道:“好呢!”便下楼去了。

  来到医院门外的公交站台上,只见郑芳站在那里。唐斌大喜,说:“你也等公交车?”郑芳笑着“嗯”了一声,问:“你坐几路车?”唐斌答道:“3路。”郑芳说:“我也是。”唐斌心里窃喜,说:“你到哪下车?”郑芳说:“县国土局,你呢?”唐斌说:“我也是,咱们是同路的,呵呵!”郑芳笑道:“这么巧!”说完,下意识地用手抚摸屁股。

  唐斌发现,郑芳下身依然是穿条肉色裤袜,但上身却改成一件风衣,下摆刚好裹住屁股,一寸也不多余。因而,大腿自然而然就露在了外面。昨天晚上,穿件护士工作服,还只是露出小腿,现在大腿根部以下,全都一览无余,唐斌偷偷打量了几眼,发现两条腿就象刚出水的莲藕,比昨晚更性感,更迷人!“她奶奶的,天下竟有这么美的腿!”唐斌在心里自言自语。

  由于那双眼睛老是不安份地打量,郑芳很快就发现了他的异常举止,她不但丝毫不介意,反而还故意把腰肢扭了扭,风衣下的屁股也随之扭动,这一小小诱惑举动,叫唐斌看得直咽口水。唐斌一边偷偷欣赏,一边寻思道:“这么漂亮的护士,一定要与她交朋友,并发展成为美女集中营的骨干成员!”

  大约过了几分我钟,开过来一辆大巴公交车。车刚停稳,站台上的乘客就一窝蜂似地涌上去,把前后两扇门团团堵住——这是个小县城,市民乘车素质不高,乘公交车时从不按照“前门上,后门下”的规定。

  现在是早上八点钟,正是市民出乘高峰期,这些乘客为了赶时间,使劲往车上挤。唐斌本来可以第一个挤上去,但他没有这样做,因为他看见郑芳还站在那里没动,他要等她挤公交车时,才跟在她后面。前面的乘客眼看上去了一半,这时,郑芳才挪动步子,慢慢走到车门前,唐斌悄悄跟在后面。

  郑芳双脚刚踩到公交车的第一个踏板,后面的乘客就急着推唐斌,唐斌见机会来了,故意将左手半握拳,轻轻按在郑芳臀部上。手刚接触到,唐斌立即感到浑身一阵酥软,心想:“我靠!这臀部居然比昨晚还要软!”嘴里却说:“上去一点,再上去一点!”

  郑芳往上挤,可大群人堵在车门口,哪里挤得上。站台上的交通管理员见了,说:“挤不上去坐下趟。”那些乘客听了,更加使劲把唐斌往车上挤。唐斌趁这阵势,索性将半握拳的左手松开,散开五指,按在郑芳的半边屁股上,用力往上推,说:“上去一点,上去一点!”众人齐心协心,好不容易才挤上车。

  公交车吼鸣着驶到下一站时,下了十多个乘客,原本拥挤的车厢立即变得宽松起来。唐斌见车厢最后一排有两个空座位,便走过去,在靠窗口的第二个座位坐下来。刚坐定,只见郑芳也走过来。唐斌忙说:“美女,这里还有个座位!”指了指紧靠窗口的那个座位。

  郑芳走到跟前,唐斌马上把双腿移到一边,以便让她过去。郑芳右手护着包包,左手抓住唐斌前排座位的靠背,正欲跨进去,公交车突然急刹车,郑芳惊慌失措,抓握不稳,一屁股跌坐在唐斌大腿上。

  郑芳羞得满脸通红,站起来,把整个身子移到靠窗的那张座位上,对唐斌说:“不好意思啊!”唐斌答道:“没关系,坐车都是这样的!”心里却想:“奶奶的,这娘们一屁股跌坐在大腿上,就象气球弹在人脸上,软软的,痒痒的!”

  现在正是上班高峰期,城区道路上车水马龙,一辆紧接着一辆,公交车象蜗牛那样慢慢朝前爬行。如果在平常,唐斌肯定会骂娘,但今天他没有,因为有个美女护士坐在自己身边,他巴不得公交车开慢点呢!

  郑芳坐在那里,一双水灵灵的眼睛不时地看看车窗外。唐斌偷偷看她,发现她面若桃花,显然是为刚才的股臀相交一事而害羞。唐斌见她羞答答的模样,知道她心里肯定正吹趋一池春水,便没话找话说:“你们妇产科晚上就一个护士值班?”

  郑芳把视线从车窗外移回来,说:“嗯!”唐斌笑笑,说:“那挺累哟。”郑芳跟着笑了,说:“不但累,而且无聊,一个人,坐在值班室整整一晚上,你说无聊不?”唐斌说:“你们值班怎么轮流的?”郑芳说:“值一周白班,然后值一周晚班,就是这样轮流的。”

  唐斌“哦”了一声,说:“那这周你值夜班?”“嗯!”唐斌笑道:“这周才刚开始呢,我正好要在你们医院一周,不如我晚上陪你打牌消磨时光?”郑芳头一扬,笑道:“好啊!但不要让护士长知道了,不然挨批评的。”

  两人正说笑间,听得公交车播音器里说:“福仁超市到了,请下车的乘客从后门下车!”郑芳说:“我去超市买些菜。”站起身,就要出去。唐斌又把身子和双腿侧到一边。

  郑芳依然用一只手抓住前排座位的靠背,慢慢从唐斌眼前挤过去,当屁股挪到跟前时,唐斌故意伸出一只手,捧住她的屁股,说:“小心别跌倒了!”郑芳也不避让。唐斌见她不反感,稍稍用力,五个手指便掐进了肉里……   郑芳下了车,朝唐斌挥挥手,唐斌也赶紧挥手表示再见。他没想到这个护士昨晚刚刚认识,今天接连摸她两次不但没有拒绝,反而下车后还向他挥手。唐斌隐隐感到,这女人将会成为美女集中营的第一位成员。

  晚上,唐斌来到病房里,只见最里边的那张床空出来了,打听得知,原来是那个产妇今天上午出院了。老岳母说:“小唐,今晚病房里有张床空,我带沙沙早点睡,昨晚没睡好,太累了,你今晚好好护理李萍。”

  唐斌自从在公交车上答应晚上陪郑芳打牌消磨时光后,就一直巴不得早点天黑。现在,老岳母又提出早点休息,这正是求之不得呢!他在肚里想:“睡吧,最好是一觉睡到大天亮,莫打扰我跟美女护士打牌。”嘴上却说:“妈妈辛苦了,你老人家就带沙沙早点休息吧,护理李萍的事交给我。”

  老岳母听了,睡意一下子上来了,打着呵欠说:“沙沙,外婆带你睡觉。”一边说,自己一边上了床,盖了被子。沙沙爬到床上跟外婆打闹了一会儿,突然说:“外婆,我要上洗手间大便。”唐斌忙说:“你下来,爸爸带你去。”沙沙下了床,说:“我自己去,你等会拿纸来给我擦屁股。”边说边跑了出去。

  过了一会儿,唐斌估计儿子大便完了,于是拿着纸去了对面的公共洗手间。来到男洗手间,却不见小家伙。唐斌心想:“他跑哪里去了?”站在过道里叫道:“沙沙!”才叫一遍,听得沙沙答道:“我在这里!”唐斌扭头看,只见小家伙正蹲在女洗手间正对门的那个坑上大便。

  唐斌忍不住笑道:“你怎跑到女洗手间去了?”沙沙说:“爸爸来帮我擦屁股!”唐斌以为里面没人,便拿着纸走进去,来到沙沙跟前,正欲弯下身子给他擦屁股,只听得隔壁坑上传来“啊”的一声。唐斌心里一惊, 抬头看,只见护士郑芳正蹲在那里,蕾丝内裤退到了大腿下方,屁股洁白如玉。

  原来,女洗手间只有两个解大便的坑,沙沙跟郑芳刚好一人蹲一个坑。唐斌赶紧说:“不好意思,我不知有大人在里面。”转身就要走,却听得郑芳说:“把纸给你儿子,我帮他擦屁股。”唐斌听从她的意见,把纸递给儿子,红着脸走出洗手间。

  在外面等了大约一分钟,沙沙走出来。唐斌说:“你怎跑到女洗手间去了?”沙沙答道:“那里好玩。”唐斌又好气又好笑,说:“你去那里,阿姨会把你的小鸡鸡割下来,下次莫去啊!”沙沙说:“阿姨割鸡鸡干吗?”唐斌顺便说:“割下来玩。”沙沙又问:“阿姨干吗要割下来玩?”唐斌没想到小家伙居然打破沙锅问到底,说:“好玩呗!”父子俩在过道里一问一答。这时,郑芳洗罢手,走出来,被俩人的话逗笑了,说:“你儿子真顽皮!”

  唐斌听了,只是嘿嘿笑,把沙沙带回病房,小家伙很快就睡着了。凌晨时分,郑芳进来换药,唐斌见老婆李萍熟睡了,便故意坐在床边,用手指轻轻按了按郑芳的屁股,小声说:“打牌不?”郑芳换好药,转过身,冲他笑着点点头,出去了。

  郑芳刚进护士值班室,唐斌就跟了进来。郑芳把门关上,说:“打牌可不能大声,不要叫护士长知道。”唐斌说:“知道呢!”两人坐在办公桌前,边打牌,边小声聊天。唐斌想起刚才在女洗手间看到的一幕,忍不住说:“你们护士值班室应该要专门设置洗手间,去公共洗手间太远,而且又不方便,万一让冒失鬼进去,你们这些美女护士多难堪!”

  郑芳红着脸,说:“如果你是院长,我们就跟着享福了,莫说专门设置洗手间,就是在女洗手间里多砌一个方格,多搞一个大便坑,领导也不同意,说有两个坑足够了。”唐斌说:“你们女洗手间没有关门,而其中有个坑刚好正对着大门,因此,实际上只有一个大便坑让你们使用。”

  郑芳笑着说:“不关门你们男人就可以沾便宜啊。”唐斌说:“哪个男人有那么大的胆子去沾便宜?”郑芳红着脸,说:“你今晚不是沾了便宜?”唐斌嘿嘿笑起来,说:“哪里沾了便宜,我什么都没看见。”停了一下,又说:“但美女的皮肤确实相当好,十分白!”郑芳白了他一眼,说:“还说没沾便宜,都沾了大便宜了!”

  两人胡乱地打牌,说些耳热的话题,唐斌见女人有些春心动荡,便趁出牌的时机,故意把一张牌掉到地上,然后弯腰去捡,只见郑芳穿条淡黄色丝袜,双腿微微张开。看着那光滑的丝袜,性感的长腿,唐斌感觉心脏咚咚地狂跳不止,弯着腰,竟舍不得直起身来。

  郑芳等了大约一分钟,见他还低着头,便说:“牌怎么还没捡起来?”唐斌胡乱地说:“牌掉到你脚下了。”故意把那张牌扔到她脚上,然后又捡起,并假装不小心碰了下她的脚,说:“你今晚又是穿肉色丝袜?”郑芳晃了晃修长的脚,笑道:“淡黄色的裤袜好吧?”唐斌直起身,把牌放在面前,说:“我还以为是肉色丝袜呢。”

  郑芳笑道:“你是色盲。”唐斌嘿嘿笑起来,说:“色盲没关系,只要不是色狼就行。”郑芳撅着嘴,笑了下,说:“谁知道你是不是。”唐斌说:“这条淡黄色丝袜,比那天晚上的肉色丝袜还要紧贴皮肤,还要光滑性感。”

丝袜视频|恋足视频|踩踏视频|舔脚视频|丝袜美腿视频| 魔镜街拍VIP网

GMT+8, 2019-11-20 14:59 , Processed in 0.112493 second(s), 30 queries , Gzip

本站的所有图片 视频均属原创 仅供本站VIP会员下载 版权归本站所有 未经同意 请勿转载
内容经过严格审查筛选 "绿色街拍 阳光街拍" 绝不含任何色情的内容

© 2002-2022 Comse 网站地图 Discuz JPK5.Com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