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按摩女不得不说的故事

[复制链接]
空姐脱丝袜视频 显示全部楼层 |浏览次数:55653 发表于 2018-11-23 03:36
  自从有了桑拿浴,我洗澡就添了毛病,每次洗完澡,要是不找个按摩女郎郎做个保健按摩浑身难受的像打摆子。虽然一次只需20元,但这也像赵本山说的“花钱找挨踹”。 离我家不远就有个叫金玉的桑拿浴,自从这个桑拿浴开业以后,我们家三口人就都在这里洗澡了。原因只有一个,离家近。 有一次,我洗完澡就往按摩区走,刚一走到门口,就被十几个按摩女郎郎围住了,她们各个都冲我点头冲我微笑,有的还很谦和地冲我说:先生,按摩不?请到这边来。过道的灯光虽暗,但我也能看到她们一个比一个长得水灵。其实在我心里,哪个都行,就看你们谁按的好不好,不过要知道谁按的好不好,得按完才能知道,我随便选一个或者我是喜欢她长得好看,等到按摩床上,给我按个一塌糊涂,到时想换都来不及。我是消费者,我是上帝,花钱要物有所值。我和她们讲诚信,她们要是不和我讲职业道德,那该多倒霉呀,完事儿找谁说理去?我也冲她们笑了笑,装作不太在意地继续往前走,我走到了按摩区,刚躺在沙发上,就有人喊:苏哥,你也来这洗澡?我一看,和我打招呼的按摩女郎郎我认识。原先是永河桑拿浴的按摩女郎郎。在金玉没开业之前,我都是在永河洗澡的,那里还有我的专柜,每次去洗澡赤手空拳就行。在永河的按摩女郎中,就属她长得不好看,我很少找她按摩。你想啊,一样的花钱谁不找个好看的给按呢。只是在别的按摩女郎都忙时,没办法我才找她按摩,不过她按摩的水平挺好。她在和我打招呼的同时就给我倒上了水。我心想:这女人是魔鬼,怎么又撵到这来了。我随口说了声谢谢。便扫了一眼其它的按摩女郎,还是我刚进屋的感觉。再看她长得就像万朵鲜花儿中的一朵死骨朵。看样子我想找一个年轻漂亮的给我做按摩的想法基本泡汤了。因为那些按摩女郎看她和我是熟人,碍于怕得罪她,都往后躲。这时她又问我:苏哥,你怎么也上这儿来了?我反问她:你怎么也上这儿来了?她说:这地方新开的,活能多。我啊了一声后,抽一口烟,又猛地一口把烟吐到空中。那烟雾和这昏暗的灯光组成了另一种感觉。我本想借抽烟的功夫拖延一下时间,好等她有活干就不再缠我了,可是我这颗烟还没抽完呢,她就说:苏哥,等你抽完烟,我给你做。我一听心就凉了。 我趴到按摩床上,开始挨她“打”挨她“踹”。提到按摩床在这里我得多说几句。这床是按摩专用的,窄窄的只能容一人躺着。大多都是用皮子或革包的,很喧呼。这床一头是平面,一头有个大眼。这大眼是按摩时放客人的脸用的,以保持客人后背的水平,这样客人会感觉很舒服。有一次一个大老板请我和我的几个朋友帮他写点文章,他请我们吃完饭后又请我们按摩,我们也是躺在这样的床上,我开玩笑地问大老板:大哥,你看这床上的眼像什么?大老板想了半天说:看不出来。大老板反问我。我说:这不就是坐便吗?我的这一句话,可把我们其他的人和给我们按摩的女郎乐坏了,有的乐得活都干不下去了。细想想:人的脸和屁股也没什么区别,都是身上的肉,只是在身上的分工不同而导致尊严的不同。因为这块肉在上面就叫脸,就能歌颂涂鸦;因为这块肉在下面就叫屁股,就得在黑暗里躲着。有的人有时要脸却叫屁股受罪;现在有多少被包二奶的女人或是出台小姐,不都是为了脸丢了屁股?还有时为了屁股却丢了脸,我记得南方某市,有个局长家的坐便都镶着玛瑙,价值五十余万元,后来被判了死刑。在审判台上把脸差点插到裤裆里。要不是带着刑具,我想他一定会双手捂脸或用袖子挡脸的。这不就是我说的为了屁股不要脸吗? 对不起,一不小心整到屁股上了。

  单说这个按摩女郎,人长得虽丑了点。但说她黑也不牙碜,按摩的水平还挺高的。大手在我的身上走来走去,所到之处无不舒服,无不解乏,无不轻松。当时我觉得我就是神仙了。可时间太短了,45分钟过后,我几乎是睡着了,而且还似乎有酣声。她说:苏哥,按完了。我睁开眼,盯盯的似乎还在梦里。我啊!啊!了几声,还想借着这劲儿睡一会儿。她说:苏哥,你是在这儿睡还是到沙发上睡?我说:这不行,容易掉地下。我随身下了床,又躺到沙发上。这么一倒腾睡意全没了。我拿出一棵烟,想抽一颗提提神儿完了就回家——开始我的紧张工作。这时她又凑到我眼前,很熟练地把打火机打着火做扑人状,给我点着。我嘴里叼着烟没法说谢谢,只能冲她点点头。我又狠狠地抽了一大口吐了出去,烟雾又在空中和这昏暗的灯光组成风景。我看着这奇形怪状的烟雾,不觉伸开双臂,伸开双腿,拧着变形的脸狠狠地伸了个懒腰,嘴里还说:真舒服呀!还没等我真的舒服完呢。她又对我说了一句话,没把我气死。她对我说:苏哥,你再给我签个足疗单子,好不?她的这一句话把我所有的舒服都弄没了。我气得想:本来我就没想找你按摩,你还想不劳而获?那叫钱呐!那是我点灯熬油用心用脑用白头发换来的血汗。一个单子二十元,倒不多,可是你才得十元。我心里虽然这么想,但脸上却必须表现出苏哥的风度,或者是说要脸的风度。我很客气地对她说:小事一桩,等下回行不?她苦笑着,从嘴里挤出一个字:行。

  自从这事以后,我再也没找她给我做过按摩,就是别人都忙着只剩她一人闲着,我别无选择时也不找她。我有时没法躲,洗澡的时候就问服务生,是不是她空着?服务生说是,我穿衣服马上就回家。我心想:让你爱占小便宜,这回叫你在我这一分钱也挣不着。 时隔不久,这个桑拿浴的老板请我吃饭。可能是我酒喝多了,无意中说走了嘴。从那以后,我再也没看着这个按摩女郎在这个桑拿浴出现过。

  今年春天,我送战友徐文回大连。到了沈阳又会了一些战友,有点喝多了。晚上,我和徐文便找个桑拿浴住下。我俩躺在休息大厅,边看电视边抽烟边聊当兵的住事。正聊得起劲时,有两个按摩女郎问我俩:先生,做按摩不?我看看徐文,他也看看我,或许我们俩都在想,到这地方哪有不做按摩的。于是,我故意逗她俩:你这竟什么服务?我话音未落,她俩几乎同时像机关枪似的开了火:先生,我们的服务可多了,有泰式按摩、韩式按摩、港式按摩、日式按摩、中医按摩、气功按摩、推揉、理疗……。我忙说:打住,打住。当时我要不喊打住,她还不说出一百种。不用问,这里也属足疗最省钱了。我情急之下对徐文说:咱俩做个足疗。 我们俩一人一个开始享受足疗的快乐。这里的按摩女郎好像是通医道,给我按磨的女郎手按到我的脚心时,问我:疼不?我说:疼。她说:那先生你肾不好。我心想:别唬我了,走一天的道还能不疼?不疼我找你干嘛?她又按到我的脚跟说:这疼不?我说:疼。她说:先生你的胃不好。这话算放屁——瞎扯。我走南闯北风餐露宿这么些年,还从来没胃疼过。按摩女郎说,脚连着五脏,通过脚的部位的疼痛能推出五脏的病。也许老中医能整明白这事,她一个按摩女郎纯属瞎掰。我心想:你使劲儿按我可不疼?开忽悠我是不是?我也忽悠她说:我的胃是不好,一顿才能吃十八个馒头。女郎笑了,说:先生,你真能逗。我说:不是我逗你而是你在玩儿我呢!女郎又按到我的小脚趾,并且在脚趾间揉来揉去,可真解痒。我正感受着呢,女郎问我:你肺有点不好,喘气不匀。我这下可乐出声了,说:我不是喘气不均,而是脚气太盛。女郎又说:先生又逗我了。我心想:我哪是逗你,我是真有脚气。女郎的手又在我的脚心上下地按——趟来趟去。我舒服的头发都要竖起来了。女郎又开口说:先生,你……。我忙抢着说:你不用说了,我的五脏六腑都坏透了,要不信,你按按我的脑袋正出水呢!女郎笑了。

  松腿更舒服,更享受。我这走了一天道的老腿叫她这么一按,真轻松了很多。原先绷的紧紧的肌肉放松下来了,两条腿几乎像两滩泥,任由她摆弄。我闭上眼睛有欲睡的感觉。这时她坐在我的沙发上,把我的一条腿放在她怀里,两手上下左右地挤压。我感觉几乎要上了天,这时我来了烟瘾,手便伸兜里摸烟,无意间竟碰到了她的手,感觉有两个硬硬的东西挡了我手一下,觉得有点疼,像是两个大戒子。我忙坐起来问:你手上戴什么了?她几乎没在意地回答:没戴什么。我说:那怎么把我的手挡的生疼呢?她听我说完,顺势把手放到我的眼前说:没什么,你看。我用手擎着她的手一看,哎呀!我说:你的手背怎么这么多包?她说:这哪是包,这是老茧子。我说:可怪了,别人的老茧长在手心,你的老茧长在手背。而且都在骨节上。我说着抻着她的手仔细看,唉!这手可真没个看,除了老皮就是老褶子,像我们屯我二大爷的那双老手。再看她的脸真——细皮嫩肉的。虽说她能有三十左右岁,但还是一个很丰满的少妇。我不觉有点怜香惜玉,我心里也似乎有点酸。她看我对她的手这么感兴趣,似乎心里明白,忙往回拽,说:别看了,我自己都不敢看。我问她:你这手咋整得啊?和你的脸也不匹配呀?她“唉!”了一声说:这有什么办法,天天给客人做按摩足疗的,尤其做足疗做到脚心时,必须用手背狠劲儿地压,狠劲儿地趟,时间长了都这样。我开玩笑地说:你这叫要脸不要手啊。她说:先生,你说话一套一套地。我问:你家是哪儿的?她说:抚顺的。我问:干这行多长时间了?她寻思了一会儿说:有五年了吧。我说:你边给我做,我边和你唠唠行吗?她说:那太好了,我就愿意这样,要不死气沉沉地多没意思呀。我说;噢!原来你也是一个不甘寂寞的人。我逗她说:看你长的这么好看就没想点别的什么什么地?她笑着说:什么什么地?我说:你这样挣钱多辛苦啊,太慢了。她说:还行,我一个月能挣一两千呢。

  我说:你既然来了这地方,你不如像别人那样来点真格地,当个出台的,那挣钱多快,凭你的姿色,一定会顾客迎门。我说完看看她的表情,她并没有生气的意思,而且很和气地说:先生,你说啥呢,我怎么能干那种事。我说:你干几年“大活”,挣了大钱,回家后开个买卖谁知道你的曾经。我听说现在有很多人都那么干。我要是女的我就干那个,现在做买卖多难,你本身就有资源却不开发,还到处找资源多累呀!自古都是“笑贫不笑娼”。先生,你说啥呢?我就是穷死也不下道。我说:看样子你还是个烈女,挺有修养,为谁守身如玉呀?我忽悠她。我不是什么烈女也不为谁守身如玉,我就是我,我是一个很传统的人,我什么时候也不能丢掉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我一听她说这话心里不觉一惊,该女郎非彼女郎也。我心中想还得和她唠唠,备不住能唠出一篇散文呢!想到这儿,我感到我太酸了。不过为了打发这长夜还是想继续和她唠唠。我问:你是大学生吧?说起话来怎么这么有水平呢?她回答:什么大学生不大学生的,我高中都没念完。不过我们这还真有大学生在这里干的。我看你说话挺有水平,挺实在的,绝不是一般人。我问你,你能实话实说吗?她回答:那有啥,人生就这么回事,此一时彼一时,顺其自然。哎!我想我这么一夸她,她还真往上整词了。我又说:我和你唠怕你说假话,你没听到现在流行的四大不准吗?她问:什么四大不准?我装做神秘地说:呵!这你都不知道,你白在这里干这么多年了。先生,你说,我也学学,备不住以后还能用上呢。我说:那我说完,你别生气。她说:生啥气?我微笑地说:统计局、地震办、小姐的出身、配马站。她听完大笑了一会说:这四不准一个和我也挨不上。小姐的出身能和我贴点边,不过我不是小姐,我是按摩女郎,我做人自有我自己的分寸,不管别人咋说,我是出淤泥而不染。我一听这话,不由得对这女子产生一种敬佩之意,这更勾起了我的好奇心。我随口说了一句常说的口头语:你真有才。她不好意思地说:唉!这叫什么才?有才又怎样?不还在这里做按摩女郎吗!我一听她唉,心想:这里边一定有苦衷,虽然做按摩的女人都有苦衷,但我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有水平的按摩女郎呢!想来她的苦衷定会与众不同?我说:我说你有才,你不但不高兴怎么还唉呢?她说:先生,我看你挺好的,不瞒你说,我也曾经有过美好的梦想,也苦苦地追求过,只是生不逢时啊,

丝袜视频|恋足视频|踩踏视频|舔脚视频|丝袜美腿视频| 魔镜街拍VIP网

GMT+8, 2019-9-19 18:45 , Processed in 0.129220 second(s), 30 queries , Gzip

本站的所有图片 视频均属原创 仅供本站VIP会员下载 版权归本站所有 未经同意 请勿转载
内容经过严格审查筛选 "绿色街拍 阳光街拍" 绝不含任何色情的内容

© 2002-2022 Comse 网站地图 Discuz JPK5.Com ©

.
.